|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职业反派苏遍每个世界 > 17.干掉那个豪门大佬
  秦衍带着洛宁来到附近的酒店。

  这家酒店是秦衍资产的一部分,顶楼的奢华套房常年为他留着。

  打开房间的门,洛宁先走进房间,秦衍反手关上房门,站在门后,看着洛宁。

  洛宁勾住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双唇。

  秦衍抱住他,想要把他抱到床上去。

  洛宁摇了摇头,他抬起水润的双眸,看着秦衍,低声道:“秦叔叔,我想让你开心。”

  秦衍定定地看着他,他看到洛宁抬手脱下身上厚厚的棉衣,棉衣落在地上。

  雪白的肌肤,几乎烫伤了秦衍的双眼。

  秦衍听到洛宁在他耳边,用着最诱人心扉的声音,说道:“秦叔叔,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

  秦衍的喉结上下滑动,他感到口干舌燥。

  声音沙哑难耐,秦衍说道:“跪下。”

  洛宁跪在秦衍跟前,他抬起美丽的脸颊,双眼湿润,他像是最虔诚的爱慕者,毫无保留地朝秦衍敞开一切。

  脸上的触感滚烫炙热,洛宁目光如水看着秦衍,慢慢地张开嘴巴。

  他终究还是被秦衍抱了起来。

  秦衍抱着他,扔到了床上,然后靠在床头上,哑着声音道:“坐上来。”

  洛宁抬起腰身,缓缓地爬到秦衍身上……

  洛宁感觉自己像是汪洋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快感如致命的浪潮,一波又一波,他的身上渗出了薄薄的汗珠,粉嫩的脸颊染上了红晕,白里透着红,勾人心魄,诱惑深入骨髓。

  秦衍被勾了心神,他情难自已地抱着洛宁,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地索取。

  洛宁累的睡了过去,朦胧中看到秦衍温柔地拿着毛巾擦拭他的身体,睡意袭来,他再也撑不住,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到了日落黄昏。

  洛宁醒过来时,看到秦衍靠在床头,睁着眼睛一脸柔情地看着他。

  洛宁脸上一热,睡前那疯狂的缠绵如电影画面一帧一帧地闪过脑海。他跪在秦衍身前,他坐在秦衍身上,他趴在床上。

  他的口中溢出的呻吟,被秦衍带到顶点时,眼中因快感而溢出的泪花。

  他的世界,被秦衍左右着,他甘愿沦陷,主动敞开身体。

  “醒了?”秦衍抬手抚摸他的头发,洛宁嗯了一声,秦衍便搂住他的腰,把他带入怀里。

  洛宁的腰实在是有点疼。

  被秦衍这么一搂,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呼。

  “很疼?”秦衍轻揉他的腰。

  洛宁红着脸点了点头。

  “傻瓜……”秦衍宠溺地亲了亲他的头顶,说道,“刚才那样不要命地诱惑我,现在知道疼了吧。”

  洛宁把脸埋在他的怀里,有些不服气,说道:“是你自己定力差……”

  秦衍低笑一声,没说话。

  洛宁抬起脸,说道:“你笑什么?”

  “只是腰疼,还是能走路的。”秦衍的手顺着腰线往下,暗示意味十足地动了动。

  洛宁:“……”

  房间摆着一架钢琴,洛宁中午过来看到这架钢琴时,就有些惊讶,现下他靠在秦衍怀里,问道:“这酒店这么高端吗,还有钢琴放在房间里?”

  “我买的。”秦衍揉着他的腰,缓缓说道,“这里离墓园很近,每年到了今天这个日子,我都会在这里住一晚,弹一首钢琴曲。”

  “今晚也要住这儿吗?”

  秦衍摇了摇头,说道:“晚上回去,你在房间给我弹钢琴。”

  洛宁想了想,爬了起来,说道:“我现在给你弹一首。”

  他想穿上衣服,却被秦衍按住了手。

  秦衍的眼神很暗,看着他的身体,说道:“宝贝,就这样,坐到钢琴前。”

  洛宁:“……”

  “我想,一定会很诱人。”秦衍贴在他的耳边,低声道。

  洛宁红着脸,爬下床,赤裸着脚走到钢琴前,坐下。

  秦衍靠在床上,他抽了一根烟出来,叼在嘴里,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洛宁弹了一首柔和的钢琴曲。

  他的身体特别白,而唇色却嫣红如血,就像是丝丝媚药,深入骨髓。

  秦衍在烟雾缭绕中,眯起了眼睛。

  他按灭了烟,起身走了过去。

  洛宁以为他要像上次那样,过来跟他合奏,就没在意,侧头对着他笑了笑。

  下一刻,琴音乱。

  秦衍单手搂住他的身体,扣住他的下颌,抬起,然后顶入他的嘴巴里。

  洛宁想要起身,却被秦衍按住身体。

  “宝贝,继续弹。”

  洛宁呜咽一声。

  “乖,继续。”

  这种不寻常的方式,点燃了洛宁身上的每一处神经,他就这样侧着脸,伸着小舌舔舐,眼神湿润脸颊绯红。

  而双手,继续弹奏着这一首柔和的钢琴曲。

  曲音乱,秦衍就狠狠地加大动作,直到曲音如流水,倾泻在整个房间里。

  一曲完毕,洛宁眼眶通红,狠狠地瞪着秦衍,秦衍抱着他,温柔地抚慰,洛宁也不是矫情的人,刚才的方式虽然不寻常,但很刺激。

  他自己也在一波又一波中达到了顶峰。

  在秦衍轻言细语中,他哼了一声,说道:“我饿了。”

  秦衍叫了晚餐,让服务生送上来。

  然后就盯着洛宁的嘴巴。

  洛宁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发虚,说道:“你……看什么?”

  “宝贝,饭好吃,还是……我的……好吃?”

  洛宁:“……”

  老、流、氓。

  两人在酒店用了晚餐,取车回家。

  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段偏僻的乡镇之路,洛宁坐在副驾驶位上,因身体还有些累,闭着眼睛休息。

  车里放着柔和的钢琴曲,洛宁身体疲倦,几乎就要睡着。

  直到车子猛然加速,洛宁才被惊醒。

  秦衍神色凝重,见洛宁醒了,说了句:“宝贝,坐好。”

  然后越发加速行驶。

  洛宁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有车子在跟踪他们。

  “宁宁,打电话报警。”秦衍又说了句。

  洛宁立即拨通了报警电话,但下一刻,前方突然蹿出来一辆车子,疯狂地撞了上来。

  秦衍猛地朝右打方向盘。

  在车子撞击的那一刻,洛宁扑到了秦衍的身上,牢牢地抱住了秦衍的身体,把他护在身下。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瞬间,洛宁看到秦衍脸上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惊恐与绝望。

  他听到秦衍声嘶力竭的呼声。

  以及,身上整整五万点的爽度值,在那一刻,刹那间清空。

  进度条重新归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