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 280,旗鼓相当
  从感情上出发,顾延年不愿意相信季前进就是害了顾家的凶手。不过,虽然没有调查季家和季前进,但陈白羽提到的问题,顾延年也发现了。

  顾延年怀疑的这几个人多多少少都和季家有关系,或者说和季胜利有关。一开始因为没有怀疑季家,所以顾延年没有多想。

  但现在,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心里的猜测越来越大。

  很多事情是经不起怀疑和深究的。

  “小五,如果真的是季胜利她做这么多事,不就是为了让我入赘,嫁给我?那她为什么嫁给了吴强国?这说不通啊。”

  如果说季胜利和吴强国感情至深,顾延年也是不相信的。

  这些年,季胜利和吴强国的感情并不好,争吵,甚至大打出手也是常有的事情。季前进没少为了两人的事情操心。

  正因为季胜利和吴强国的婚姻不顺,季前进才更后悔当初没有让女儿嫁给顾延年。

  在季前进看来,当年是他没有使力,否则,顾延年肯定会是他女婿,即使不入赘也可以。

  季前进以为顾延年不容易娶季胜利,是因为季前进逼着他入赘。

  其实,不管入不入赘,顾延年都不后同意。那时候的顾延年还一心想要努力往上爬,然后让家里的妻子能有好日子过,又怎么愿意为了更好的前途就抛起糟糠之妻?

  更别提什么入赘了。

  每次,顾延年去看季前进,季前进就要说一说过去的事情,后悔当初让女儿嫁给吴强国。

  季前进很疼唯一的女儿,也是这份疼爱和纵容让季胜利有些刁蛮任性,有些唯我独尊。

  季胜利和吴强国两人的脾气都不好,生活在一起就是灾难。这两人差不多是你玩你的,我玩我的,连家里的孩子也是季前进教养,夫妻两人根本就没有过问。

  季前进现在退休了,没有什么烦恼的,每次都是为了唯一的宝贝女儿。即使他的女儿已经结婚,孩子也生了好几个。

  每次季前进说后悔,顾延年就听着,然后安慰一两句。每次看到季前进为了女儿而忧心发愁的时候,顾延年就庆幸,幸好小白羽是个好孩子。

  “黄蓉和吴强国在一起。”

  陈白羽瞪大眼睛,“什么?”

  “爷爷,吴强国不是和你差不多年纪吗?”陈白羽有些无语,“黄蓉?”曾经喜欢她大哥的黄蓉,还因为陷害她的黄蓉,竟然

  陈白羽以为这个世界已经变化够快了,没想到变得更快的是人心。

  “不对啊。黄蓉什么时候专挑老男人下手了?”陈白羽上次见到见到黄蓉的时候,她和一个老男人在一起,好像是她姐夫还是姑父的老男人。

  “不知道。”顾延年也是上次去看季前进的时候,听他抱怨了几句。季前进担心季胜利吃亏。

  毕竟,黄家女的手段是出了名的狠辣。

  例如李白的后妈,黄向前不就是弄死了前妻然后上位?

  季前进担心黄胜利不是黄蓉的对手,被人弄死还不知道怎么死的。

  为了唯一的女儿,季前进也是操碎了心。

  不过,季胜利却好像不当一回事,日子一样过。当然,她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人。

  不过,为了不让季前进担心,顾延年还问季胜利,要不要帮忙?

  但季胜利却说,“不用。玩玩而已。”

  既然当事人都这样说了,顾延年就没有再理会。

  “啧啧。京都人真会玩。”陈白羽撇撇嘴,一脸的嫌弃。

  不过这些和他们都没有什么关系。

  他们只想调查清楚,当年在背后算计谋害顾家的是不是季家。虽然陈白羽说是季前进,但顾延年却不太愿意相信。

  在一切证据之前,他不愿意去怀疑猜测对自己有恩的人。

  陈白羽不管这些,反正她只管怀疑,顾延年会派人调查清楚的。是她想多了当然最好。

  如果不是

  呵呵。

  陈白羽都要感慨一声,她爷爷做人真失败。

  幸好,这辈子把她和顾归来找了回来,否则,除了冰冷没有感情的权势,他还有什么?

  上辈子的顾延年应该是孤孤单单的老去,孤独寂寞冷的过完一生。

  可怜。

  顾延年皱皱眉头,“你这是什么眼神?”为什么,他在陈白羽的眼里看到了同情怜悯?

  “没什么?觉得以后要对爷爷更好一些。”

  顾延年嘴角抽抽,“同情?”

  “有些。”

  “别乱想。”顾延年抬手在陈白羽的额头弹了弹,“我很幸福。”是的。顾延年觉得自己很幸福。

  不管以前受过多少苦累和寂寞,他都觉得值得。

  因为他等到了儿子的,等到了亲孙女。

  一切都值得。

  现在的他特别珍惜生活,现在的一切简直就是在做梦,不愿意醒来的美梦。

  以前,看着别人合家欢的时候,顾延年也会觉得孤单寂寞,但是现在他觉得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今天。

  唐僧想要取得真经,也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想要幸福,历经的磨难肯定不会少。

  为了今天的幸福,过去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都是通往幸福路上的小障碍而已。

  有了儿子,有了孙女,顾延年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需要同情的地方。即使真的查出来,这件事和季前进有关,顾延年虽然会有伤心,但也不会太难过。

  顾延年安排人去调查季家和季胜利,陈白羽和李天朗在在院子里打羽毛球。顾归来手里拿着一本书,坐在旁边看陈白羽打羽毛球。

  不知道是看书的时候多,还是看陈白羽打羽毛球的时候多,反正顾归来很久都没有翻一页。

  顾归来的旁边摆放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着暖水杯。

  陈白羽和李天朗打羽毛球出了汗,就脱掉外套继续打。陈白羽穿的是阿婆织的粉红色毛衣,映衬得脸蛋粉粉的,好像一颗大苹果,也像一颗草莓。

  周围是一片白色,只要陈白羽一抹红在跳跃着。

  鲜艳夺目。

  特别的招眼。

  邻居家的胜男小盆友站在院子外面,朝着陈白羽挥挥小手,“姐姐好。”

  “小胜男好。”陈白羽笑了笑,“要不要和哥哥姐姐打羽毛球?”

  “不了。我还要训练呢。”

  看着越来越瘦的小胜男,陈白羽只能感慨一声,真作孽。

  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被当男孩子养就已经够糟心的了,却还要天天锻炼,锻炼的强度还比一般男孩子还要大。

  上次,被医生说过女孩子不适宜太大强度的锻炼否则会影响身体发育后,朱家人给小胜男的安排的锻炼时间少了些。

  不过也没有少多少。

  只是,前不久,朱家人带着小胜男去参加一个朋友的饭局,朋友也带着孩子过来。两个孩子来了个‘友谊大赛’,小胜男被秒了后,朱家给小胜男安排的锻炼和学习又多了起来。

  朱家从来不会想朋友的孩子比小胜男大了好几岁,而且还是个男孩。朱家人只关注小胜男输给了朋友的孩子,却不想想,两个年龄不同的孩子比赛根本就不公平,没有任何的意义。

  但朱家人却觉得丢脸,觉得小胜男没用。

  然后口口声声都是后悔没有生个儿子。最让人气愤的是,朱家人在渴望儿子的时候从来不会顾忌小胜男的感受,会当着想要儿子,后悔生女儿之类的话。

  朱家人觉得小胜男还小,不懂。

  其实,小胜男什么都懂。

  因为知道自己不受欢迎,不被期待,所以不管家人怎么安排她都努力去完成,小小的年纪就已经知道苦和累都要往肚子里吞。

  这么努力,也不过就是想要家长的一句夸赞,一个奖励,一份认同。

  可惜,朱家人只会一味的要求,却从不会鼓励。或者说,在他们看来,不管小胜男多么的努力,都不如一个儿子来得让人高兴。

  每次看着小胜男的脸,就会忍不住的埋怨,为什么不是儿子?

  有时候,别人看不过眼说一句,朱家还会怼一句关你们屁事,多管闲事。

  有时候,顾延年或者顾归来看小胜男饿着肚子锻炼就偷偷给她一些吃的。朱家人知道后,也不骂顾延年和顾归来,只会更家苛责她是饿死鬼投胎,给朱家丢脸。

  次数多了,谁也不敢给小胜男吃的。

  “小胜男,你穿这么少,冷吗?”陈白羽觉得这样的小胜男真的太让人心疼了。但,他们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虽然锻炼很辛苦,每天还要学习很多东西,但小胜男还是一如既往的开朗爱笑。见到陈白羽的时候,总会笑盈盈的打招呼,叫‘姐姐好’。

  每每这时候,陈白羽就会想起第一次见到小胜男的样子,也是这样笑容甜甜的,让人以为她不过是一个被捧在手心的小公主。

  “这样冷的天气,就不要到外面跑步了。”陈白羽是真的心疼。

  “不冷。跑起来的时候,可暖和了。”小胜男消瘦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姐姐,拜拜。”

  小胜男摆摆手就跑远了。

  陈白羽看着小胜男跑远的声音,久久回不过神来,然后有些无奈的叹口气。

  突然,陈白羽手里的羽毛球拍朝着旁边的小树直接拍过去,覆盖在小树上的雪被拍的四溅。

  心口闷闷的。

  有些烦躁。

  陈白羽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继续。”

  李天朗看了陈白羽一眼,“好。”

  发球。

  陈白羽狠狠的拍回去,那样子好像不是在打球,而是在杀敌。

  两个人你来我往。

  羽毛球在空中飞来飞去。

  “这孩子”

  顾归来无奈的摇摇头。

  对于邻居家揠苗助长式的教育,顾归来很不赞同。但那是别人家的孩子,他不能干涉。

  当然,以顾归来的性格,即使明知道不合适也不会多说。

  只是,每次看到小胜男辛苦锻炼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的感慨一声,可怜。眼里情不自禁的就会露出一丝丝同情。

  如果是他的女儿,是绝对不愿意她吃这样的苦头的。每次,只要想到陈白羽在乡下要插秧,要收割,要放牛,要捡牛粪,顾归来就心疼得无以复加。

  但,那些已经过去。

  他无力去改变。

  只想着以后要更好更多的补偿女儿。

  朱家却把好好的孩子当牲口一样来糟蹋,真的很让人生气。

  小胜男每天早上晚上都要锻炼,跑步、扎马步、跳绳等等,这些都是基本的每天必炼的内容。

  然后还是各种文化知识,艺术修养等等。

  小小年纪就已经被各种家教老师拉拔着走,应该说是架这腋下扯着往前走。听说小胜男已经学完了小学的所有内容,明年就要学习初中的课程了。每次听到朱家人和别人炫耀的时候,顾归来就忍不住要同情。

  有这样的父母,真的应该会很痛苦吧。

  每次看着那些家教一个个从邻居家出来,顾归来就觉得脑仁疼。别说一个小孩子了,就是大人也受不了。

  真不知道小胜男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突然,一根羽毛落在顾归来面前,应该是从羽毛球上掉下来的,可想而知陈白羽和李天朗打得有多激烈了,羽毛球上的毛已经掉了好几根。

  顾归来看着好像正在互相厮杀的两人,两人脸上都严肃得好像生死瞬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瞬间。

  顾归来无奈的摇摇头,他是不喜欢这种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感觉的。

  不过,陈白羽好像很喜欢。

  即使谈恋爱,也要找一个能旗鼓相当的男人。

  李天朗好像很了解陈白羽,知道她想要什么样的人,所以,在打球的时候并没有放水或者认输,反而全力以赴。

  两个同时认真的人是能激发对方潜能的。

  难怪有人说,优秀的对象能让人更优秀。

  顾归来看看陈白羽,然后看看李天朗,好像有些懂陈白羽为什么会挑李天朗了。因为懂得。

  虽然还是不喜欢李天朗这个叼走了他宝贝女儿的小狼狗,但他会试着去了解李天朗的。

  能有什么办法?

  既然女儿喜欢了,他也只能跟着喜欢。

  “换一个球。”陈白羽跑过来,拿过毛巾擦擦脸上的汗水。

  顾归来递给陈白羽一个新的羽毛球,“别太用力。”这种好像要拍死人的打法,看着就累人。

  “爽。”陈白羽笑嘻嘻的继续,“用尽全力的感觉真的很爽。很久没有出这么多汗了,感觉身体都轻了。”

  因为天气太冷,最近的她都在‘抱窝’,很少锻炼,感觉身体都重了不少。不用称,陈白羽也能感觉到自己胖了不少。

  “真的很过瘾。”陈白羽笑着朝李天朗做个鬼脸。

  李天朗笑了笑,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