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重生八零:娇俏农场主 > 324,蠢货特别多
  “小五,这么晚了还要出去?”路边卖糖炒栗子的大爷笑呵呵的和陈白羽打招呼,然后奇怪的看了一眼陈白羽身边的男人。

  “嗯。有事要出去一趟。天气冷了,大爷要注意保暖哦。”

  “呵呵。好。”大爷又看了男人一眼,然后塞给陈白羽一袋糖炒栗子。

  陈白羽想要从自己的小挂包里掏钱,然后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你请客。”

  男人抿抿嘴,认命的掏钱,然后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带钱包。

  “没钱。”男人的语气有些烦躁。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什么是绑匪?

  他是绑匪,不是她的朋友。

  是应该说这个女人心太大,还是他表现得太和蔼可亲?

  为什么这个女人半点不怕他?

  不过,给钱的人也说了,绝对不能伤害这个人。如果这个女人不愿意,就放弃。这不是绑,是请。

  有钱的人的游戏,别人看不懂。

  陈白羽撇撇嘴,“堂堂大男人出门竟然不带钱包。”

  男人抿嘴不说话,难怪古人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果真,祖宗不骗人。

  给钱后,陈白羽一边走一边吃栗子,不像被绑,倒是像出门游玩。

  “把你的刀放好了,免得伤了路边的无辜人。”

  男人觉得自己这个绑匪当得憋屈,他都要怀疑自己真的是绑匪?看着眼前悠闲的女人,他都要怀疑自己是真的是她的朋友。

  陈白羽可不在乎对方怎么想。如果不是确定对方没有伤害她的意思,也想要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狗胆居然敢绑架她。陈白羽可不会浪费时间跟对方走。

  如果她不愿意,在刚刚楼梯的时候就闹开了。

  不过,也看得出对方只是想请她去‘做客’,所以手段温和。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也要占据主动权。

  眼前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专业的绑匪,应该真是的被人花钱请来办事的。看着就知道,应该是第一次。

  只是,谁这么大费周章的想要见她?

  陈白羽很好奇。

  为什么要见她?

  没有恶意,更多是有事商量或者说是交易。

  陈白羽被推上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看着男人拿出一根粗糙的麻绳子想要绑住她的手脚。

  “不用绑,反正我也不会逃走。我的手可是要弹琴的,要是伤了怎么办?”陈白羽笑盈盈的看了对方一眼,“我的手,你可赔不起。”

  男人定定的看着陈白羽,好一会,把绳子扔在一旁,然后拉上面包车的窗帘,最后掏出一根黑色的布条绑在陈白羽的眼睛上。

  “你这样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这样一辆破旧的面包车竟然还要拉上帘子,不是明摆着要告诉别人,你要做坏事吗?”男人看看车再看看陈白羽。他的确是第一次当绑匪,业务不太熟练。

  他虽然长得高大,长得壮,面相有些凶,但他真的不是坏人。如果不是因为家里急需要一大笔钱,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把帘子拉开。车里的空气不好,味道太难闻,我不习惯。”

  陈白羽把车窗帘子扯掉,把蒙在眼睛的黑布条扯掉,“开车吧。”

  男人看了陈白羽一眼,什么也不说,开车。

  一路上,陈白羽沉默着,男人也不说话。

  车一路开。

  陈白羽对京都的路线还不是很熟悉,最主要是因为修路的关系,路线常变。车开入一个小村,来到一户农家门口。

  应该是郊外的一个小村子。

  “你进去吧。”男人看了陈白羽一眼。

  “嗯。谢谢你送我过来。”

  “你。”男人应该没想到陈白羽会道谢,有些局促不安,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藏在身上的刀因为他的动作而掉了出来。

  男人赶紧弯腰把刀捡起来,急急忙忙的塞在裤兜里。

  “你还是把刀放好吧。免得伤了自己。”这绑匪绝对是猴子请来的。真的太逗,太搞笑了。

  男人把刀从裤兜里掏出来,拿在手里,“如果你被人害了,不要恨我,我也是也是没有办法。我太需要钱了。”男人说着就跑远了。

  “呵呵。”陈白羽笑了出来,“你拿钱了吗?”

  男人挺到陈白羽的话,又跑了回来。

  他只拿到了一半的钱,把人带到才能拿另一半。

  看着男人拿钱走了,陈白羽还觉得很逗。

  “陈小五,心情很好?”

  陈白羽微微皱着眉头看向对方,“你要见我?”还真意外啊。

  一路上,陈白羽猜测了不少人,就是没有想过,居然会是吕家,吕家的小少爷。

  陈白羽瞬间就想明白了,这件事应该和黄知然最近的忙碌有关。

  黄知然应该是抓住了吕家的什么把柄,然后被吕家的小少爷知道了,就急匆匆的把自己请来,想要为家族排忧解难。

  “幼稚的孩子。”陈白羽笑得高兴。

  “你什么意思?我不为难你,我只想让你干爸把一些东西还给我。”

  “噗嗤。”陈白羽揉揉鼻子,“你身上的香水味太浓。”

  “你”吕家小少爷差点要暴跳起来,“乡下妹,不识货。”

  “吕小少爷,你请我过来,你大哥应该不知道吧?”陈白羽摇摇头,“愚蠢的孩子,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

  吕家可不是什么和谐家族,里面的关系错综复杂。

  幼稚而有单纯想要表现自己的吕小少爷,轻易的就被人给利用了。

  “你,你什么意思?”吕励瞪着陈白羽,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蠢。但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陈白羽那样清澈见底的眼睛,他也相信自己是真的蠢。

  “你,你为什么说我蠢?”

  陈白羽嗤笑一声,“我可没有时间帮你大哥教育弟弟。”这明显是吕家的家庭矛盾。

  应该说是后妈和继子之前的矛盾。

  “给你大哥打电话,赶紧的。”

  陈白羽冷下眼来了。本来就是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狗胆的,但现在,狗胆没有看到,狗蛋倒是看到了。

  “不想死就立刻给你大哥打电话。”陈白羽脸色很冷,见对方还没有动手,就自己动手抢手机。

  “你,你还是女人吗?竟然,竟然摸我的裤兜。”

  “闭嘴。”

  被算计的可不止吕励一个,还有她。

  呵呵。

  这是好计。

  一举两得。

  “你”

  吕励脸颊通红的看向陈白羽,“你,你怎么能这样?”

  陈白羽直接翻个白眼,被保护得太好的小少爷,脑残了。也难怪会轻易的就被人给算计了,傻呆傻呆的跑来招惹她。

  招惹了她,不就等于招惹了黄知然和顾延年?

  真替他大哥吕勉捏把汗。

  有这样一个蠢弟弟,日子得多糟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