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三章 暗祈之碑
  光阴流转,恍然百年已过,他为了守护宗氏声望于人魔两地苦苦奔波,其间他接触了无数修行者,便是虚神也识得三两位。

  如今他所能记得的,不过是些有关修行之事的粗浅记忆罢了。他对愿力是有所了解的,身为大家族,谁家没个宗庙神龛呢?可……愿力也能拿来修行?他这般想着,老脸上已现茫然之色。

  “暗祈之碑可用来收集愿力,您看这符纹流光,便是吸取了这方圆数里的愿力所致。”

  “果真可以搜集?”

  店家点头道:“在以往,这东西算是禁器。天地无感对普通修行者是劫难,对愿力修行者却是机会。其实,这暗祈之碑早被宗门弟子盯上了,价钱动人,可在下却从未动心。”

  “这又是为何?”

  “老人家该有此问。我也一直矛盾着,按说咱开门做生意,价钱合意钱货两清是再好不过。只是,小弟与那些重利的生意人不同,好东西总要卖给识货的,不仅要识货,还要合适。老人家只怕早就看出来了,我马上便要破境,不求其他,只求道心无碍。”

  宗默恍然道:“兄台是想为这宝物……寻个合适的主人?”

  “已是在下的夙愿。今日,老先生算是来着了,我正打算将这店撤了,只待老先生带走这宝物,我便关了店、也免得那些富家子惦记。”

  “前辈毕竟是位修行者。”宗默不解道:“何以如此惧怕宗门子弟?”

  “老先生初来乍到,自然不解其中缘故。圣地内各门的长老远远不像外界传闻那般无私。咱只说那岳凌峰的戒律堂大长老陆奇炎,在外人眼中算是德高望重、人五人六儿的,却一直觊觎我这件宝贝,碍于身份他不好直接出手,便怂恿弟子来寻麻烦。”

  “难道他们会杀人夺宝?”

  “那些人自然不入我的眼,可陆奇炎却是神境强者,好汉不吃眼前亏嘛。实话对您说,到明日,我就算不关门,只怕也开不得门了。真要做成了您这单生意,想来,也足够我到天下百族游历一番。”

  闻言,宗默一惊,只怕这香炉价钱不菲,可他却面不改色地迟疑道:“这香炉……什么价?”

  “不多。”那店主紧盯着宗默的眼睛五指轻展,又收了回去,没说话。

  宗默试问:“五百……”宗默停了下,见对方没什么反应,又吐出两个字:“元石?”

  店主缓缓摇头道:“看来老先生不真诚啊,先生但可在这集上打听我这缘宝斋的名号,那绝对响当当!想必先生也看出来我是个修行者,区区五百元石不过百中之一,用来破境尚有不足。”

  “呃——”宗默讶异道:“要五万?”

  “不可再少。”

  宗默故作苦色道:“可老朽浑身上下也不过六千元石。”

  店家无奈摇头,退至柜台后面,仰倒于摇椅之中,抄起那旧书卷独自翻看起来,再不理会宗默。

  宗默转头看了眼那流光香炉,佯自叹了口气便向门外踱去,且一步三回头。

  “老先生留步吧。”店主咬牙道:“六千便六千,想必先生也并非自用。”

  “是是是!”宗默立时转身喜道:“实是为我家公子选个应手的物件儿。我这把年岁了,已然无法修行。前辈刚刚所言……可当真?”

  那店家面现隐怒道:“老先生竟然看低我胡某人!”

  说着,他再抱拳道:“既然这神器我许给了先生,这便是缘分,想必你家公子也是这望海宗的弟子,不妨报上名来,是哪座山门?师从何人?它日若能有幸得见,也好让胡某人再次一睹这神器的风采。”

  “胡先生果然是性情中人啊!”宗默感慨道。

  “毕竟,我与这碑也是一场难得的缘分。今日与之错过,实因我修为不足,不能操控这等圣器。它既与你家公子有缘,也算是为它寻了个好去处。神器赠英雄嘛。唉……”店家一声哀叹,随之面现苦色,就如同割了自己的满身肥肉。

  宗默觉着这店家前后真是判若两人,先前还是个鲁莽汉子;现在又眼中带泪,若非是那香炉之故,他定会怀疑这店家的真正用意。他是生意人,只知道赔钱的买卖做不得,如此想来,店家这戏也做得太足了些,只怕其中必有缘故。好在,他会待人以诚,他也相信这店家也是如此,就算天下人都不信,宗默也是相信的。人若没了信义那还叫人吗?此人对自己的货物尚且如此,何况是对人呢?

  “前辈莫要伤感,若非为了我家公子,晚辈绝不夺人所爱,我当知会公子,他日若有幸得见,定让前辈一睹这神器风采。呃——我家公子拜在无风门下,他叫祝华年,不知前辈可否听过?”

  那店家面色一惊,继而目光游离,上下打量着宗默,忽又强作淡定,尬笑道:“原来是华年啊,前些年倒是见过一面。”

  宗默闻言便迫切追问:“前辈可听过公子的近况?”

  “还是老样子,你家少爷倒有些本事,我也曾领教一二。不过,对于修行者来说,他的境界尚有提升空间啊。”

  宗默暗想,这位前辈的修为定在华年之上。华年自幼便玩儿心重,修为低倒没什么,不求别的,得知他平安,宗默那颗悬着的心算是落了地。

  眼见店家感叹连连,他也不好说什么。修行者不能以常理度之,年深日久,再想以貌识人已是不易,而华年也堪堪百年而已。不过,这店家谈及华年之时为何如此闪烁其词?什么叫老样子?“前辈能否详细说说,晚辈与公子已百年未能得见……”

  “这个……老人家,实话说,我这店马上便要关门,您也别怪我下逐客令。”说着,店家向门外一指道:“看到那些修士了?那可是戒律堂的人,您若再不走,待他们巡视返回,便会封了我的店,到时候,恐怕连我都跑不掉。想必不用我说,您也能料这香炉的去处。”

  说着,店家看着修士背影,向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看着那团唾沫在地上激起一团尘烟,宗默马上道:“晚辈明白。”说着,他便麻利的自身上摸出所有的元石袋,不到三息,便将六个皮质符纹袋齐整整地摆在桌案上。店家以手由左至右一抚,随之点头,眨眼间符纹袋便消失了。

  而后,自身后的柜下扯出个符纹小盒,来到壁柜前将暗祈之碑郑重捧起,将其小心地置于盒中,掌间元力吞吐之时,那盒子变成核桃大小。店家以指轻捏,递至宗默眼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