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六章 老父宗潜
  后来,当宗默和老父宗潜提及此事,后悔道:“早知道是送儿子,我也不张那个嘴了。”

  老父叹道:“都是家主当年落下的病根儿,家主十岁那年,老夫人产后出血休克了,宫里太医说需要魔血方能挽救其性命,魔血也需要近亲才可以。因此,家主将一半魔血度给了老夫人。”

  宗默惊道:“一半魔血?家主刚刚十岁,他怎能受得了?”

  老父道:“说的是。失了魔血之后,家主日渐虚弱。老家主看着痛心,命人自人地掳来医者为他调养。无奈,我魔地过于寒冷,终日不见阳光,虽说,老家主心地善良,允诺那医者,治好家主的病便放其归去。那医者会错了意,最终,他力有不及难以如老家主所愿,便偷着溜出了城。”

  “不用想,死翘翘了。”

  “不错,才走了不到十里,便冻死在雪地里了。老家主一生从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虽说那医者的死也非他本意,却因他而死。自那以后,老家主再不提医病之事。老家主没错,他不过是想让家主早些好起来。只是过不了心里那道坎儿,他便信了神巫士。”

  “巫士之言,怎能轻信?”

  “也是没法子嘛。老家主听信了神巫士的话,将四个孩子的名字全改了,改成了云开见日。这前三个还好,祝云无疑归了现任家主,尤其是祝见本就是女子,她对这个名字很喜欢,可她不喜欢魔地的气候,老家主也不难为她,将她送到了人地的星陨学院去修行。听说那儿每天都能看到太阳,当然最有名的是星辰。去了那个可以与星辰对话的地方,想来也是那孩子的福气。只是,第四个名字祝日却很受排斥。没人想叫祝日,再说,轮到祝日的也是个女娃娃。老家主无奈,便将日改了月。”

  “云开见月也不错。”

  “是啊,魔地四季阴寒,都是这大雪封天给闹的,能见了月,这雪也许就停了。听你祖父说,为了这几个名字,老家主还曾亲自去请教过王上。想来也可笑,正殿之上,有人竟敢如此发问。

  谁料想,王上非但没生气,还和颜劝慰老家主,说是身具魔血之人不能偏信巫士之言,魔血只与修行有关。实际上,老家主也猜测过,王上说的修行并非是修行,而是吞噬。

  家主自那件事起便受到王上关照,以后时常去后殿,在王上为他设置的阵法之中汲取力量。王上对老家主说那是元石之力,可家主回来却无法吞噬元石之力。同样是吞噬之法,同样的元石,换个地方便不灵了?这些你知道就好。”

  老父宗潜的唠叨,在宗氏族中是出了名的。族里但凡有事,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对于宗潜能不惊动且不惊动。只有无人能决之事,只议出个结果,再派个人去讨个说法,实际上也只需回复个是也不是便可。

  即便如此,那个跑腿的也要带上两团棉絮将耳朵塞住,因为老父是不管他人死活的,不说到唾沫飞尽口干舌燥绝不罢休。可是,等到他唾沫飞尽口干舌燥何其难?老父是边喝茶边唠叨,不说到那人眼冒金星耳鸣不止一个头两个大绝不罢休。

  因此,但凡有宗默在族中,这种差事便都归了他。所有人都相信,宗默的耳朵很奇特,老父说的每一句他都能从一只耳进,再从另一只耳出,绝不受一丝干扰。渐渐的,大家都认为这是行商各地的好处,也许是因为宗默大哥见识广博,人族的圣人卷都能看得下去,老父的那几句唠叨自然算不得什么。

  宗默倒不在意老父的唠叨,如果老父不唠叨,便不能受老家主的器重,行商的事也轮不到他们这一脉。对外,宗氏是一个整体,而在宗氏内依旧是一本难念的经。宗氏如此,祝氏也是如此。对家主祝云来说,祝氏这本经难的不是对内,而是对未来的担忧。

  因为当初王上的随性之举,继而将祝云的威望提至巅峰。后来,也许是为魔族未来考量再将祝氏推至台前,因此祝氏理所当然受到各大族敌视,而王上又因修行,无暇顾及这等微末之事。

  据说摩萨王已近极境,若是他破界而去,祝氏便失去了倚仗,到那时,就算是整个魔族都会受到百族责难,更何况祝氏?

  对于外患,宗默倒不担心,魔地各家族定会齐心协力一致对外,对于族群大计自然少不了祝氏,如此说来,外患对祝氏倒是个好结果。可若是外患迟迟不至,等待祝氏的就是内忧了。到那时,先莫提什么王上托付,那些家族可不是好相与的。他们相信的只有王上的力量,而绝不是他的威望。

  人族圣人死了,其威望如同无形的天地之力,无人敢试图违抗圣人言。上古有位圣人说,东方有座圣人村,地处悠然世外,不染尘事。后世圣人解读为,若圣人村染指尘事,必将诛灭来犯者的族国。

  后来怎么样,圣人村成了国中之国,算是人地除圣地之外的第四处圣地,这便是圣人之威,也是圣人言的恐怖之处。而魔地不是圣地、祝氏也并非圣人村,也许这正是圣人村存在于人地的原因,因为魔族从不相信他人,亦或是他族,之于魔人来说,力量才是王道。

  如果那些大家族拥有可与王上对抗的力量,想必早反了。如此境况之下,祝氏将要受命守护未来神女,此时令少爷归族,不是等于送死?他反对,但没用。

  不知怎的,老家主还不咸不淡的提了句:“当年摩萨王曾言,天下众生皆奴。”

  这种说法他不敢恭维,想来是老家主越老越糊涂了,若真如其所言,宗氏岂非成了奴人之奴?

  他也清楚,摩萨王所谓“天下皆奴”的说法是因天地元力渐弱,百族当共寻破界之法,说白了所谓的着眼大局、不忘众生、情至凌云至虚,继而什么兼爱末法,使人成道于无境的乱七八糟的说法儿,是王上那种境界之人该有的情怀。

  他就是一百姓,要什么情怀?他要的就是让少爷活着!所以,待接上少爷后,他定要想法子拖延归族之期,神女又如何?若在这场暗战中死了,一切都免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