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十章 无境药灵
  “世人传言,仙魔势不两立,没想到,在这方天域之中,是仙为我摩萨铺就了一条修行之路,而又有莫拉大人甘冒魂灭之危助我破界,我与诸位本非同路,却因为这天域巨变而行至一处。当下,我却迷惑了,是各位糊涂了,还是我摩萨错了。”

  凤朝阳问:“一位神王境的魂力,能有几成把握?”

  “三成。”

  众人一阵唏嘘。

  “不过,若是施展吞噬之力,还可增加一成。”

  “那便吞噬,你若寻到出路,记得替我将矮人族从莫拉湖带出去!”

  摩萨大笑道:“你就吃定了我说一不二,不过,倒也爽快!”

  虚空之中有人传音道:“冥族地仙,可助摩萨王!”

  摩萨面色一冷:“收!”眼神之中却现出一丝杀意。

  凤朝阳低声提醒:“吞噬煞气,你还要耗费魂力。”

  “无妨,如此方可安我心神。”摩萨又高声道:“今日,百族高朋齐贺,此等盛况实是难得,以后更难再有。三月之后满月之日,摩萨便行破界之举。若有意一观者,便留在玄魔城一段时日。如此,各位对我魔人也可有所了解,更方便诸位以后帮忙照看!祝云——”

  “哎——王上,我——阿嚏——在!”祝云欠了欠屁股,流着鼻涕喊道:“各位前辈,请随老奴前往城中。”

  跟在身后的宗石取出随身的一件灵器,双手递到祝云手中。祝云接过,对一位异族人颔首致意道:“还请前辈帮忙。”

  那人以为这是件赶路的灵器,目光奇异的接过,魂念一探,有些错愕。随之,一众足有二十位身着素衣的女侍者现身雪地之上。

  祝云笑道:“王上即将破界,承蒙各位前辈赏光,令这不见天日的魔地也添了无尽光辉!晚辈祝云,身为凡人却位居玄魔上殿之首,诸位的起居餐饮用度等一应事宜,便由晚辈亲自照看,若有失礼之处,还望各位多包涵。晚辈明白,若令各位独自闯过风雪前往玄魔城,实在失礼,因此才带来了这些无境侍者相随。若各位无法抵御这阴寒,便将魂力缓缓注入这些无境弟子的血脉之中,这样可以两全其美。当然,这些弟子并非摆设,他们对玄魔城甚是了解,其他一切妙处,晚辈在此不便多言,诸位上宾可自行体悟。”

  一位年老的神境强者闻言眉头紧皱,可是,当他将神念释放到身边的无境者身上之时,眼神中却精光闪动。祝云无法感受到神念波动,尽管那神念浩瀚无边。宗石的感受却极其强烈,他看了老爷一眼,祝云恍然道:“诸位前辈,在感悟之后,还望将这些侍者完壁归还。”

  话虽如此,又有谁敢说这不是命令呢?身在魔地,他们自然感受到了那强烈的阴寒,即便在摩萨王的保护之下,他们的元魂力也在缓缓流失。眼前这些侍者明显是药灵,虽为无境,但能够感悟一只无境之化形药灵,即便他们已跻身神境,那也值得炫耀一二。

  毕竟,药灵在这世上,仅存在于传说之中。摩萨王身为域界至强者,走遍名山大河,奇遇药灵是有可能的,可是能拥有这许多无境药灵来兼任侍者,便不那么简单了。

  震慑不仅限于武力,药灵便是实力的另一种呈现,药灵无价,无境更甚。对于百族任何强者来说,每一只都是十城不易。在摩萨王离去前这仅有的数月之内,能在药灵身上感悟一种自然之道,才是眼前这些强者真正关心的事。

  不仅仅是那位强者,接下来,因为一位神境的惊呼,而令更多人加入争论之中。似乎,他们本不是在冰原险地,而是已置身于神界一般,惊喜、错愕、骇然,各种神情不一而足,带着各种疑问加入到讨论之中。似是在这种嘈杂之中,便能令人忘却身处之境,有人猜测摩萨王能连续破境,定然是得益于这些药灵。怎么说这些药灵的来历没人能说得清,也许他们本就来自域外。

  也有人猜测,这些药灵至少存在数十万年了,以魔族在摩萨王要破界而去还敢将药灵拿出来,便能理解,这些药灵已被魔人感悟过了。有人接应道,此言在理,不然这片冰原为何四季失三季,只余寒冬?

  药灵之真伪,祝云并不清楚。他只记得王上曾提过这些药灵将有大用,在六十年前,便令他们入了宗氏族籍。在玄魔殿中,他们与普通弟子无异。之所以未入祝氏族籍,是因为祝氏为魔族直系大族,药灵当然属于奴族,再说,若有闪失,便失了根本。带药灵出来也只是展示一番魔族的实力,当然,这只是众多安排中的一环罢了。

  此时,自人群之中走出一位人族老者,老者看了一眼摩萨王,见其正与凤朝阳交谈,便转身对着祝云拱了拱手道:“祝先生,老朽庄姜,在此给先生见礼。”

  祝云闻言一惊,连忙侧身避过,哪怕受对方半身之礼,那也是大大的失礼。他忙道:“原来是庄前辈,听王上说,您早已步入神王境,却迟迟未能破界,这是为何?”

  庄姜无奈一笑,向头上指了指。

  庄姜指的该是风雪之后,那里是除了王上之外,所有人都不曾一见的天空。祝云暗想,异族当然不知,在我魔族冰原完全不必担忧规则之力。不过,这位修行界老前辈并非凡人,显然是过于小心了,这一点,从他来到此地,一直未曾见其真身,便能看得出来。真是活得越久的人对规则之力才越忌惮。但他还是欠身叹道:“原来这便是神王一指,果真是无奈啊。”

  庄姜会意一笑道:“此言不虚,神王也有无奈。”

  祝云陪笑,心下却知,能如自家王上一般可以无视规则之力的神王,普天之下,只怕也仅此一位。

  “只是眼下,老朽还有一事相求……”庄姜顿了顿,看着那些药灵又道:“在这些药灵之中,老朽独独看中那位惑境药灵,不知先生可否通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