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十七章 买你名姓
  宗默怔道:“前辈识得此物?”

  老者清咳了一声,神气道:“怎么不认识?虽说我是凡人,但守着圣地的山海集,这点见识我还是有的。这东西叫紫浮屠,你看这上面的塔了没?如果你是个杀手,只要拿着它,杀一个人,那一层的塔就会变红,杀七个人,所有塔就都红了。听说是精灵商会下属的一个杀手组织放出来的东西。这东西能杀人,也能救人。除此之外好象还能做很多事,可与人命无关,这塔也红不起来。”

  “若是七层都红了,会怎样?”

  “会怎样?”老者将扫帚往小亭的栏杆上一靠,就势屁股一探,便坐下了。扬声道:“听山海集上那块通灵骨头说,这东西会放出一阵烟雾,之后就没什么了。反正你跑到哪儿,人家都能找到你。这东西能换来金山银山,也会因此丢掉性命。”见宗默面现质疑之色,老者摆手道:“信不信由你,反正,假的不值钱。真的呢?你就祈求自己多福多寿吧,就算你有魔神保佑,那也要魔神整天盯着你。除非你是魔神的亲儿子,话说回来,魔神的亲儿子一定比你有见识,这个当你就你能上得。多少银子换的?”

  宗默不语,半晌才问:“那为何在我身上……”他看了眼紫金票:“没变色?”

  老者断然道:“你没杀过人,不然……就是假的。”

  宗默叹了口气,他叹气是因为面前的老者并不识货,将好东西给一个不识货的人,就算他收了,说不准一转身就丢掉了,他可舍不得。人没有顺风顺水的,万一哪天公子遭了难,这紫金票便能派上大用场。转送给一位真神境,真神境总是识货的,真神境自然也不怕麻烦找上门,能杀真神的,少,不代表没有。神王不愿出手;要保证一位真神能死透了,至少也得几十位真神才行。

  其实,这也并非他叹息的真正原因,他叹息的根源在于,他又失去了一次为华年讨回卷宗和消除恩怨的机会。就算这老头知道这紫金票是真的,只怕他也不敢拿,凡人拿了花不出去,因为人家不信,就算真信了,只怕他也活到头儿了,这便是身为凡人的无奈。

  宗默叹气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总得想一个老者能接受的条件。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方法,便索性在老者身旁坐下来,笑问:“老朽宗默,来自魔族宗氏。不知老先生可有耳闻?”

  老者立时摇头道:“没听过。”

  若在往常,这老者的答复一定令他伤透了心。人魔两族,若论商道也仅有两大商号为世人所知,除了慕容氏便是宗氏。近几年,丞天南部的半壁江山以及整个东炎和拜月的商路,尽皆为宗氏所控。慕容氏原有的八百家分号于三年间便极速锐减至不足百家。

  在每座城中,你若问宗氏商号在何处,连黄口小儿都能为你指个路。可在这圣地之中,问问慕容商号,可能多数人知道,问宗氏,也许除了那些来自南方的大族子弟,真就没什么人知道了。若论声望,那也是慕容氏想利用宗氏而被强加上去的,宗氏一诺必践的名声深为修行界所熟知。

  说直白些,宗氏商号再多,未入修行界便无法受主流认可。可进入主流,谈何容易,那需要与圣地合作、控制更多的矿藏、集结更多的草药商,能造出制式灵器,甚至是初级神器,主材都需要天材地宝。更重要的是要有圣地、书院,或是拜月神殿的神境强者支持方可。

  慕容氏有丞天朝坐阵,精灵族那是举国之力,而宗氏,只有毫无根基的祝氏支持,更多还是靠宗氏族人在外打拼。过去这些年,宗氏能畅通无阻,应该归于三大圣地和诸国给了王上面子。若王上不在了,那面子也就不在了。

  宗默耐着性子,起身再问:“那,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老者身子向后仰了仰,上下打量着宗默,就如同初次见面一般,只是那目光顺着鼻孔扫过来,扫得宗默浑身不爽,他总担心这老者会跌到深谷中去,这下面可是百丈深谷,跌成残疾都算上天眷顾。他就那么笑着,注视着老者的鼻孔,满怀恶意的想以目光推着那鼻孔,让他翻下去。

  当然,宗默未能如愿。老者以鼻孔哼了一声,道:“我是个凡人,要名字作什么?说吧,就看不惯你们这种明明有求于人,却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张口钱闭口钱的,神气什么?不是谁都能为钱财所动的!”

  名字问不出,看来是无法深谈了。无法深谈,还如何请他帮忙?宗默心中断然道:此人不可信!这般想着,便脱口回道:“若是以十块元石买您的名字,前辈以为如何?”

  老者狐疑地望着他,未发一言。

  “我买了前辈的名字,前辈便不得再用。”

  “十块元石?虽说不少,但我也不会动心。名姓为父母所赐,十块元石便来辱我,可恨!”

  “百块。”

  老者摇头。

  宗默大声道:“千块,又如何!”

  “你这是胡说八道,怎能有人花千块元石,仅买一个名字?”

  “我能。”

  “一千块便一千块,我要加个条件!如果你答应,就成交!”

  宗默终于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那副嘴脸,轻笑道:“但说无妨。”

  “小女非华年不嫁,我实在是没办法,这才守在这儿。前辈要是与华年好好说说,只需他应下这门亲事,再见上小女一面,哪怕等到有合适的机会再成亲也好。当然,此事若成,那一千块元石不提也罢。”

  “你女儿需要多少元石,才会弃了此念?”

  “你这人,怎么这么油盐不进?我若能做得女儿的主,又怎会守在此地?莫说你用元石,就算你用真的紫浮屠也没用。小女认准了祝华年,我这个亲爹都挡不住,你一个下人能挡得住?”

  “少主若有意,我自是挡不住。只是我家少爷毕竟身份尊贵,便是有意,也要征得老爷同意。便是老爷同意,我这个当奴才的,也不能允许少爷取凡人女子为妻。为妾嘛,尚可。”

  “你——”老者气得一哆嗦,呼吸突然急促起来,几个呼吸间,便已面现紫青之色,张口欲言,话还未出口,便向后栽了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