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十八章 蓬若夫人
  宗默伸手欲要施救,已是来之不及。他忙向幽幽深谷望去,却见危崖之下迷雾重重,哪有人影?宗默后悔不迭,暗骂自己糊涂。一个贪财的凡人老爹,却拥有一个爱才的女儿,最可贵的是,老爹爱女心切,竟为女儿的终身之事戒了贪。

  他本想一试他的人品,发觉此人因贪财连父母所赐的名姓都宁可舍去,便莫名地生出反感。可现在,他有些后悔了,一个能为了女儿的幸福而弃了贪念的父亲,也……断不至死吧。

  正在他追悔之时,一头巨鹰撞破流雾向上扑来,须臾间,便来至亭前。翅膀轻展足有五丈有余,那背上之人正是那失足老者,此时已昏迷不醒。那巨鹰盯着宗默开口道:“你认识祝华年?”

  听声音是个年轻女子,宗默在巨鹰身上找了半天,也未发现那位女子。于是,他揉了揉眼睛,当目光落到那盈尺巨喙和碗大的双眼之上,他心中骇然,却是点了点头。

  “若是见到他,便说魔禽一族已顺利离开圣地,这份恩情,魔禽一族已记下。”说完,那巨鹰轻震双翅,侧身自亭前滑过,再将双翅一收,如黑石般向空谷之下坠去。

  宗默垂首之时,才发现那老者已在青石地上,竟然毫发未损。他面色奇异道:“看来,在这圣地里,想死也不容易。醒了便起来,难道想让你女儿嫁不出去?”

  刚刚还昏迷的老者一骨碌便从地上爬起,作辑陪笑道:“前辈见笑,小老儿姓荆名北风,小女荆月,那小女之事便拜托前辈了?”

  宗默点了点头,道:“你可想好,我家少爷可是修行者,看看我,你便知道,他如今已百岁有余。”

  “无妨,有关华年的事,小女比我更清楚。”

  “修行者一生要致力于修行,少有时间关心儿女情长。待到你女儿容颜逝去,少爷却还是这般年岁,你可曾考虑过荆月身为凡人的无奈?”

  “前辈就不要再纠结这个了,咱们能不能活那么久还不知道。可小老儿却知道,若是错过这场缘分,就算是小女不寻短见,恐怕这一生也难以快乐。”

  “此言有理,在你有生之年,做一个最合女儿心意的安排,已然不易。只是眼下倒有桩要紧事,我要看一眼少爷的卷宗,还望你能帮忙想个对策。”

  “刑堂重地,到处都是符纹阵法,恐怕连虚神也不能轻易将东西带出来,你去?还不是空手而归。”

  “那该如何是好。”本以为这圣地和外界一样,随便走个人情讨个方便,借来那卷宗一阅,再偷偷带走便了事。她从未料到,事情竟如此麻烦。

  “不过,我倒有个好人选,前辈就等好消息吧。”接下来,二人约定见面之期,而后,老者便向山下而去。

  宗默休息片刻,再度起身向山顶而去。这一次,他觉得眼前的风景变得美不胜收。看来华年在圣地混得不错,想想也是,那神鸡是一般人能靠近的吗?怎么说那也非普通灵物;

  再者,能从山下魔兽口中将人囫囵个儿的拽出来,那可不是常人能做得出来的。最令他见猎心喜的是,少爷竟因此而交了桃花运。就这般想着,不料,一脚踏在了空处,险些闪了他的老腰。

  看来,他不服老是不行了,交桃花运的事儿离他太远。五十年前,他尚且能一夜风流,三十年前,莫说一度春宵,便是上了床再想下来,不睡上一天一夜都难以如愿。而如今,哪怕是心中一闪念,对他来说都是个劫数。

  若非为了少爷和宗氏,他若淹没于人群里,都找不到一个活着的理由,就算有,那也该是证明他老了,老了自然要与与这个世间渐行渐远,这个世间注定属于年轻人。年轻人,少爷才应该是那个年轻人!

  宗默边走边默念着,没人听得清他在念叨什么,也许唯有如此,无风山上的这些石阶才不会变得高不可攀,才会让他觉得少爷就在眼前,他无需几步就能到达他的眼前。

  来之前,在闲聊时,蓬若夫人曾问他:少宗可还记得华年的样子?

  少宗是宗氏族人对他的尊称,在祝氏族中,也唯独蓬若夫人才如何称呼他。他明白,华年儿时的玩伴,除了祝氏为数不多的兄妹数人,在宗氏族中如今活着的也只有他了。

  宗默回道,日思夜盼已百年,恨不能立时相见,如何能忘记?

  蓬若夫人摇头道,人是会变的。华年虽与你年纪仿佛,可他有魔力御体,我担心会影响他的心智。就算如你我所愿,他心智健全,却也难保不被圣地那些人消磨了心力。

  宗默回道,夫人过虑了。就算没有魔元力,华年也是我魔人的血脉!

  蓬若夫人注视着他,片刻之后,收回目光道:虽说华年人在圣地,可因为他魔人的身份,你宗氏背负了多少,我心中有数。王上要为神女寻一玩伴,华年能因此脱离圣地这自然是好事。可是,活到今日我才明白,这世间本就没有纯粹的好事,好事总是伴随着坏事。家主曾托神巫推演过,说华年此行大不利,你怎么看?

  宗默笑道:只要进入人族南地,便可摆脱圣地的威胁;进入南地,夫人大可放心,以宗氏的能力,将少爷安全带回并非难事。

  蓬若夫人忧虑道:那些大家主……

  宗默摇头道:那些人在人地并无依重,而在凡间,我们还有人族圣人可以倚重。

  蓬若夫人眉头轻展,轻轻点头。

  人族圣人是宗默拿来安慰夫人的,盼子归族,没有亲生母亲更迫切了。可面对虎狼环伺,身为母亲,也只得忍痛。

  蓬若夫人又道:如此甚好。只要,事不可为,少宗可自行决断,断不可因为华年影响了我族大计。晚些归族也是可以的。

  这样的话,出自任何人之后,宗默都会觉得虚伪,可唯独出自蓬若夫人之口,才是真得不能再真。她虽为华年的生母,却亲自带大了华扬、华芳、华樱等异母兄妹七人。虽说蓬若夫人并非家中主母,可能被家主如此看重,却并非因为她的美貌。

  宗默记得,蓬若夫人扬名之时,他不过二十几岁。当时,整个玄魔城都有“蓬若拒神”的故事在街巷之间传说。神宰夫人可拒神,这个故事听来并不美,可蓬若夫人却能一笑置之。

  听说那个传闻之后,老爷宗潜想动用祭司营中的力量将造事者一一抓来,一定要拷问出那个始作俑者。只是终究还是被蓬若拦住了。她说:人穷思变。玄魔城安稳了这么多年并非易事,何必因为一句无聊之言,而动百姓动粗呢?

  老父道:他们传说夫人的相貌……

  宗默知道,后面是奇丑无比,可惜老父总是这样,虽说自幼跟随家主,却学不会哪怕是一丁点儿的机敏。

  见蓬若夫人摇头,老父又道:他们传说夫人同王上有……

  宗默也知道,老父说不出口的,是奸情二字。后来宗默想通了,其实,“蓬若拒神”究竟是何人主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上从那以后再不见凡人了。因为王宫与祭司营范围也不过三里而已。

  从那以后,所有想见王上的人,只能在家主立一具王上的神像,对着神像许愿就可以了。看起来,王上被拒三里之后,变得很闲,连主殿上的各家主都不必日日相见,可各家各户中立起的神像又让天下人以为,王上实在是太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