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三十四章 散魂功法
  听闻宗默要去凡街上逛逛,云虹忙道:“那是自然。凡街上有近千家商铺,望海山门百余峰,独独少了我无风门,说出去,还以为我无风山独崇仙门了。别离别离过于顽劣,既然前辈觉得堪用,便让他随您同去吧。”

  “多谢仙子体恤。”有了无风山做后盾,开几家宗氏商铺是轻而易举之事。他倒想说些定不辱命的片汤话,话到嘴边又给吞回去了。他的年岁在这儿摆着,再说这可是圣地宗门,说错了话,落得个轻佻的名声倒在其次,折了宗氏的脸面就不妙了。

  他心知,自己不敢造次的根本原因在于宗氏的底蕴不足,与慕容氏相较就更没底气了。

  以慕容仆德化众生的准圣名号,慕容氏便能在北方两大圣地之中横着走。至于拜月神殿,不过是一群喜欢把自己想象成月亮且每逢月黑风高便会自怜自哀的女人,可以想象,她们唯一消耗也不过是些胭脂水粉罢了。可人家又是修行者,对那些玩意儿压根儿就没兴趣,况且,他还听闻连拜月神女整日里都是素面朝天,所谓上行下效,想也知道,拜月神殿中的其他女子过得得有多清苦了。

  宗氏想进入圣地,只能从望海山庄和星殒书院入手。可进入圣地何其难?想与圣地交涉,首先得能制作灵器符器、有令修行者满意的天材地宝,有了这些,便是放肆些又如何呢。

  可现实是,宗氏没那个底蕴。做生意要一步步来,不能贪大,小生意做多做透,大生意自然不期而至,这是他的经验之谈。说得再直白些,不如人家就得学着夹着尾巴做人,必要的时候,只要能达成目的,做不做人都不重要。可这些想法,他是不敢与家族子弟说的,对那些孩子而言,没有什么比宗氏的声望更重要。而他活到这个岁数,把一切都看透了,声望这东西,不当吃不当喝的。

  为了维持宗氏的声望,这百年来宗氏所付出的代价还少吗?他心知肚明,只是不说罢了,而那些没长开刚刚脱掉开裆裤的小崽子们,遇到事就只会摆面在脸上。

  他可不是那些小崽子,他就是一把老骨头,老骨头就该有个老骨头的样子。宗氏百年根基,靠的就是风骨。这风骨存在与否不能琢磨,也不耐琢磨。实际上他最该琢磨的是怎么把华年带走,不过眼下来看,又不太可能。于是,他决定,在没想出法子之前,弄几间铺面逗个闷子也不赖。

  茶无一杯、酒无一盏,他还不能心怀不满,这便是人家无风门的待客之道,区别在于人家是修行者,自己是凡人。自知是凡人的宗默自然要谢过主人的耐心招待。

  中年胖子送宗默离开时,说了句:“师父在时,我们这些做弟子的忙于修炼,用的也只是粗茶淡饭,若早知前辈今日会来,便会令弟子去山下采买些好茶,也不至于这般。”

  人家客套,宗默自然要有所回应。“从华年处论,都是自家人,自家人不论排场。”其实他也讨厌排场,就算有山珍海味,以他的身子骨也消受不起,说不定拉两次肚子就能要了他的老命。

  宗默随别离下了山,一路匆匆,二人无话。他来过无风山,心知这上半段不可妄言,无论是林间树上、靠山石后、还是潭水之中,都可能有弟子在修行。就算没有,万一碰到一个会飞的,便会给人家留下个言语无状的印象。他倒不在乎别人怎么看,可他在乎华年。至少,少爷可是这山上的七师父。为师之人,便要正言行。而他呢,不能为少爷争个脸,可也不能伤了少爷的脸面。

  过了山腰,宗默忙问:“别离小子,刚刚……”

  燕别离愣了下,道:“哦,其实你想见师祖很简单,半夜去祭拜一下就行。”

  “果然?”

  “果然果然,当然是果然!我现在可不敢说慌,那有违我的本心。”别离煞有介事道:“你也不能有违本心,要虔诚,更要一直虔诚,不然师祖不会出现。”

  “既然如此,为何你那几位师叔与你师祖数年未见?”

  别离叹了口气,无奈道:“有一次我和他抱怨说,整天对着师祖的画像,除了乱我道心,还影响我修为的进境,为什么我不能开悟?就是因为没有师祖的指点。要真能得她老人家指点一两句,我肯定能少走很多弯路。你不知道师父有多懒,我这一身本事,还是拜他所赐,先是将我丢给各位师父,后来又将我丢给别的山门,我是七拼八凑学成现在这个样子的。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学武的,各位师父都一门心思修行,也顾不上我。八成是师父心里也觉得亏欠我,才教我那么干。不过他交待过,那种事最好少做,除非宗门大难,所以我一直没敢轻易祭拜。”

  宗默心说,原来少爷只是个便宜师父。“呃……你的意思是任心师父还没死?”

  “胡说什么!师祖怎么会死。二师父说过,师祖那是无法凝魂附体。”

  “你是说……”宗默惊疑:“连魂……都散了?”

  “散了散了,那是一种特别的功法。你千万别轻易祭拜,万一你的愿力起了作用,她来了发现没什么大事儿,你就死定了!”

  “竟是这样。难道说任心师父神智不清?”宗默暗想,我怎么就死定了?就算任心不认识现在的我,但她总不至于连百年前的约定也忘了。

  “真正的神智,要等到凝魂之后才会有,魂力没彻底恢复前,你最好别惹麻烦。听师父说,师祖现在仅在意两件事,一是宗门、二是师父。除了这两件事,她发起疯来,一出手,连对面那座主峰都能摧毁。”

  宗默听得直咳嗽,移山填海,那是王上才有的手段,也许这就是那几位老祖不敢动少爷的原因。“你师祖是……什么境界?”

  “神王。”又低声道:“这也是师父告诉我的。”

  宗默心中了然,任心还是疼华年的,必竟是她最小的弟子。“你了解什么是神王吗?”

  “当然。师父说,当今天下有七大神王,估计也是师祖说的。”燕别离傲然道:“师祖排第三。”

  “前两位是……”宗默料定排在首位的一定是王上。

  “血精灵之王,碧落。”

  哦?宗默难以置信,天下第一竟不是王上?!他连忙追问:“那第二位呢?”

  “玄天族的,据说仅是位真神。”

  宗默想反驳,必竟他来自魔族,王上不是天下第一也便罢了,甚至连一位真神也及不上,真是岂有此理!可他冷静下来方才恍然,身为神王的任心不也是甘拜下风?“一个真神,怎能位列次席?”

  “两百年前玄天族出了位仙,破界而去时留下了一条手臂,谁知道那条手臂后来凝神化形了,才几十年就修成了真神之身,玄天族叫他仙之手。都一百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仙之手就很强,想想现在……”

  燕别离见宗默面无表情,又道:“十王之战的战场就在西海中心幻影岛。开始的时候说好是混战,可是有九位站到了同一阵营,同时攻击精灵女王碧落,当大家以为碧落必死的时候,碧落发出了致命一击。”

  燕别离探脚躬身,起手便是一掌,面前那根高草却纹丝未动。“然后就没然后了,能在虚空站着的就剩下两位,一位是我师祖,另一位就是仙之手,碧落只是受了重伤。”

  听到此处,宗默认定十人之中没有王上。可这样的场面,怎能少了王上呢?他试问:“十人之中没有摩萨王?”

  “有啊,你又没问,排第五。第四位可是传说中的人物,我们人族的上古圣人庄姜。没人知道他活了多久。这么看,摩萨王已经很厉害了。”

  宗默心中了然,不用说他也明白,王上重伤入海。怪不得华年封魔时王上恰巧身在魔地,看来应该是在养伤。“所有人都坠海了,那又是如何排出的名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