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三十五章 名正言顺
  说起十王之战,燕别离喋喋不休。见宗默对十王之战的排名疑惑不解,燕别离神气道:“不懂了吧?精灵王碧落那一击可是灵魂攻击,只要先从海里出来,说明神魂强大,自然排名靠前。不过,据说那名次还是碧落王给出来的。”

  “你师祖认可?”

  “认可,怎么不认可?反正师父说了,就算他们六个弟子中有六位不认可,至少二师父认可。她一个人若赞成,谁反对也没用。”

  听到是六位弟子,宗默知道,那时任心还没收少爷为徒。可他却明白了一点,自百年前起,云虹在无风山便已地位超然,在任心的心里,除了在意少爷之外,只怕就是这位二弟子了。他还是随意问了句:“为何?”

  “二师父也是精灵族人啊?你没看到她的耳朵……”燕别离用手向上提了提耳朵,低声道:“像兔子一样。”

  宗默沉默不语,云虹是哪一族并不重要,他也不能老盯着人家一个女子的耳朵瞧。只是他心里有些犯酸,燕别离还小,自然意识不到十王之战的真意何在。若是对百族战场划分层次,那么,在凡间,族群与族群的力量角逐当排在首位;国与国之间,领地之争当排在首位;商道之争算是地缘之争,宗氏的声望在人地以南就占据优势,而慕容氏对南境的风土人情的了解自然与宗氏无法相提并论。

  反之亦然,宗氏若要在丞天城开一家店铺,绝非易事。因为所有这一切,都在看第一世界。碧落赢了,不仅仅赢了排位,同样赢得了声望,精灵商道借助精灵王的威名也自然会发展得顺风顺水。玄天族自诩为神族,自然不屑参与这等所谓的三界之争。不然,又怎会仅派来一位真神境,以玄天族的实力,出动数位神王境也是有可能的。否则,玄天族又岂会派一个真神境去冒险?

  因此他猜想,定是那真神自己的主意,这种排位之战免不得有人会藏拙,他倒希望藏拙的人是王上。虽说百族之争重在参与,越境参与这种事更值得推崇,可就因为他的参与,王上的排名才如此不堪,否则,在魔地之中早就将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了。

  “别离,你说,你们人族是不是只有庄姜一位神王?”

  “这话怎么说的,我师祖也是人族啊,再说,另外两大圣地也是人族的,哪座圣地里没个神王坐镇?这也只是明面儿上的。”

  宗默越听越不是滋味儿,可还是反驳道:“圣地的神王不能做数儿,圣地是修行者的世界。”

  燕别离咧嘴一笑,指着宗默道:“我说宗老头儿,就算你吃醋也不能不讲道理,世上的神王有哪个不是修行者?难道还是凡人啊。”

  宗默面色一苦,没言语。

  燕别离连忙安慰道:“吃醋也没什么。听师父说,到了那个境界,对凡俗的破事人家也懒得理,就算寿命再长也架不住操心,心能不能操碎我不知道,可我知道真有操心累死的。比如,上代人皇。”

  “人皇……你说景国?”

  “景国年年给丞天朝上供,拿百姓的血汗换皇位安稳,算什么人皇。我说的自然是丞天朝的韦氏,当代人皇他爷爷。”

  “上代……爷爷传位给孙子?”

  “累得将死之时,才想起要把皇位传下去。可他清醒了一辈子,却办了件糊涂事儿。废了太子,将皇位传给了一个最能干的儿子。可孙子不干了,爷爷刚死不久,他直接把他老爹弄死了。”

  “说得倒轻松,人族不是讲求个名正言顺吗?”

  “要讲名正言顺也得自己先做到才行,他爷爷废太子文武百官没有同意的;他爹是庶出、他也是庶出。庶出的爹能继位,凭什么他就不能?不过,听说新皇背后有慕容氏撑腰,慕容氏是出过圣人的,慕容仆年纪轻轻就被天下贤者推举为准圣。可师父告诉我,师祖说慕容仆这一生也就止步于此了。”

  宗默心中一动,忙问:“新皇何时继的位?”

  “年后的事儿。”

  三个月?那岂不是说任心想现身便能现身?更让他不解的是,华年被关起来,自然不知外面的事,而先前云虹也说数年未见任心了,如此一来,华年又是从何处得知人族皇室的事儿?

  这其中端倪他倒不关心,他关心的只是一定还有人知道任心的事。他想找到那个神秘人,当然这似乎是不可能的。看来,他也只能等到和华年见面才能清楚了。也许,到那时,知不知道也无所谓,他了解这些无非是想将宗氏的生意做到丞天城去。

  他倒想去烧柱香,对着任心的画像诚心祈祷一番,只是,神智不清的任心也只对华年一人心存善意,这令他很头疼。“你去见师父,就没撞上过你师祖?”

  燕别离摇头,象端详鬼似的盯着宗默道:“她不想撞见不相干的人,你以为我是神王,想撞见就能撞见?”

  宗默腹诽,你怎么不相干?你是她弟子的弟子?“你总算是她的嫡系徒孙吧,你那个师祖是个女的,说是隔代单传也不为过。”

  “你说的是俗世,这是修行界,还隔代。”燕别离神色落寞道:“师父要是走了,就真没人管我了。”

  宗默失落道:“若非你修行未成不能下山,我真想带你一起走。”

  燕别离眼睛忽地亮了。“真的?”

  “难道是假的不成?是真的又如何,反正你也走不成。”

  “我只需发誓记住了那什么忠信节义,有了二师父允许,下山不成问题。行走世间嘛,我总有回归宗门的时候。”

  “你还想着回来?”宗默心中苦笑,若这小子和自己走了,想回来可没那么容易。宗氏在商道上有威望不假,但行止也要符合人族的规矩。人族的规矩第一条就是商队不能用人族的修行者。

  “小点声儿,我就这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要说实话,肯定走不成。”

  “那你不是成了无信之徒?忠信结义这么快就忘了?”

  “自然不能忘。不过是要学会变通嘛,你想不想带我一起走?”

  宗默勉强点头,他不认为燕别离能得逞。得逞又如何,带着他省了很多事。在宗氏商队之中,不缺修行者、更不缺凡人,缺的就是如燕别离这样的武者。看起来平平无奇,往往能给人惊喜。加之他来自圣地,可谓背景深厚,无论是与异族交往还是当个护卫,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至于要打破百年前的规矩,对如今的宗氏来说,似乎已不是难事。

  “好,你什么都不用做,等我好消息就成。”语毕,燕别离向便山下冲去。

  宗默对着那快要消失的背影,呼道:“哪儿去?”

  “凡街。”

  闻言,宗默赶紧倒腾两条老腿,向那人影消失处奔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