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四十五章 谒舍荫菩
  “谁这么不开眼,敢惹她?”燕别离对着远去的苏荷摇了摇头,见宗默出来便问:“这么晚,前辈还要看铺面吗?”

  “苏荷呢?”

  燕别离莫名道:“飞了。”

  宗默点头。他的身子骨儿是不行了,再说,没了苏荷,以燕别离的头脑,他还真不太放心。“在城中住下,明日早起上山。”

  既然宗前辈有打算,燕别离便随了他。走出不多远,抬头便见一家名为“荫菩”的谒舍,宗默抬脚便入得门来。

  店主从屏风后探出头来,宗默很意外,此人竟是一女子。

  于人地行走这许多年,他深知,女子经商,除了烟花之地,他还真想不出第二处了。边想着边对那女子道:“是住店……老朽是否入错了门?”说着,抬脚便要转身离去。

  “且慢。”那女子笑道:“入得这门,又岂是想出便能出得去的?”

  燕别离一时气愤,便要上前理论,宗默伸手阻止道:“这是凡街,不能堕了无风山的名头。”他心说,无风山上,有少爷一个混世魔王就足够了。再说,他的本意是来看看慕容氏的产业经管得如何,却不想人家店主竟是如此待客。可叹,闻名北境的“荫菩”,在进入圣地之后也变了味道。他摸出符牌递了过去道:“凡请店家备上头房一间。”

  女子看了眼燕别离,迟疑道:“客官可要置办婢妾?”

  想到宗氏将要以月善之名进入北境,宗默便道:“可有丞天人氏?”

  “哟,客官真会玩笑,普天之下,皆我丞天属地。”

  见宗默皱眉,她又正色道:“倒是有两位刚从丞天城过来的,只是她们是一对母女,不知客人能否施恩。”

  见宗默拍了拍腰间,她又忙道:“五块元石,客人只可使用三月,若要赎身,十倍便可。”见宗默点头,便轻移莲步,引路在前,三人向后门而来。

  燕别离在宗默身边低声道:“在山下,一个婢女不过两块元石,到了这儿翻了二十五倍。”

  “这是圣地,圣地自然该有圣地的排场。呃?你买过?”

  燕别离摇头道:“师父买过,都是一堆堆的买。”

  “堆?”

  “就是人家有多少,他要多少。”

  “要那么多婢女做什么?”

  “做烂好人啊,买了就放了。不过,你说烂好人吧?他就还没赎过男奴,一个都没有。”

  “放了?那她们能去哪儿?”

  “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师父才不管,反正别被抓就成。”

  “他怎么知道,那些女孩不会被抓呢?”

  “师父喜欢的事都很怪,我哪知道他怎么知道还是知不知道。”

  二人边走边聊,不多时转过一片竹林,便见一片楼阁。

  恍惚间,隐有琴瑟相合之音传来,一女子唱道:

  离神挥袖惊天枢,符光斩断仙途。

  恍抛珠玑百千斛,错落漫天星斗。

  只听了这两句,那曲声便消失了。宗默虽意犹未尽,却还是拍手称赞:“不错不错!”

  “客官对崇曲有兴趣?”店主侧身问道。

  “前次听得崇曲,已是六十年前的事了。论起崇曲,便属南望之地最地道,韵律清雅阴柔、赋词酒脱,颇具意境,最适合清唱。和之琴瑟,虽有不足,却也难掩其沧凉之美。”

  “老先生说得不错,这歌姬便来自丞崇的南望。听她所言,崇曲属雅音,不宜配乐。妾身只是粗通音律,却也深知俗世乐器会坏了气氛,可没办法,来此地的都是些修行者。在山门里清心寡欲实在难熬,一旦出来,放纵一番自是难免,便再顾不得什么雅俗了。”

  “如此说来,圣地之外的荫菩,还是老样子?”

  “看来先生至少有数十年没光顾过荫菩了。”

  宗默心说,我压根就没进过,可他不能明说,只得以默然点头。

  “荫菩创立至今已近六十载,先生首次光顾之时,想必是初创之时。不过,因为荫菩中有圣人遇知音美名在前,初时也只在天热之时开放。”

  圣人遇知音?说的是慕容仆宴请四方贤者的事,那件事宗默是知道的。他曾对秋圣人说过,如果秋圣人也能放下身段,不顾身份去迎合那些顶着贤者、大儒、义士、甚至善人名头且富可敌国的地方豪强和诸侯,想必早就名扬天下了。

  毕竟,成就圣人名声的不仅仅是圣人二字,而是圣人学说。只有那些学说深入人心,才算是一位真正的圣人。而秋圣人并不在意那些虚名,说到底,秋幕雪不过一界女流,自从诞下神女,便彻底沦为了一个平凡的母亲了。即便如此,也比慕容仆要强上许多,至今,慕容仆也只博得了一个准圣的名头,算是有人想给慕容氏留几分薄面罢了。

  宗默正思索着该如何回应才不至冷场,便听得砰的一声,身侧的一扇窗子便向他飞了过来,他意欲躲闪,可待他反应过来,那木窗已到了他的眼前。好在燕别离及时挡在身前,他只觉眼一花,那窗子便被他提在手中。

  女店主面现怒意,只片刻便以笑脸迎向室内的客人,语声清冷道:“既然恩客对仆婢不满,换人便是。若还是不能令恩客满意,妾身定然亲自陪罪,而后贵人可自行离去就是!”说到最后,已然怒意渐盛。

  室内已熄了烛火,或许是刚刚被打翻了。阴影之内有人冷笑道:“怎么,那些勾当,荫菩做得却认不得吗?”

  女店主冷眼相对,未发一言。

  “我妹子被你们藏了半年,我以恩客身份换了婢女无数,到现在你也不曾交出来,难道是怕圣人担了污名?”

  圣人二字彻底触怒了女店主,她脚下轻移,只数步便进入了屋内。随之,里面传出打斗之声、桌椅碗碟的破碎声、帷幔的撕裂声,还有一声女子的尖叫声。

  “出手吗?”燕别离问宗默:“不是店主。”

  宗默摇了摇头,后退至假山之后,低声道:“在凡间行走多了,你就会明白,女子与猪狗无异,死便死了。身为宗门中人,更要时刻顾忌宗门声誉,你的侠义之举也只会为你引来无妄之灾……”

  “亏你你还知道侠义二字!”燕别离再懒得听宗默讲大道理,转身便消失在了原地,不多时,便搀着一女子从窗内跃身而出。

  来至宗默身前,气道:“死了一个。”

  说着,将女孩推给宗默,道:“我去试试那人身手,问问他是什么来头!”说着,便转身离去。

  女孩已经衣衫不整,双手护胸蹲在地上,泣哭不止。

  宗默对着她散乱的头发道:“莫要再哭了,世上之人都是如此,知道活着大不易,却还得活着。为自己想想,活不起选择轻生也是常有之事。对老朽来说,死了倒是种解脱。可人怎么能只为自己想呢,想的多了就死不起了。我不劝你,只希望你想想你的救命恩人,生而为人,当要知恩图报才是。”见女孩还在哭泣,便问:“你来自何地?”

  女孩止泣,抽噎道:“丞……丞天城。”

  宗默意外道:“在荫菩之中,如你一般的女子,有几位来自丞天城?”

  “只有我和母亲。”

  宗默又想起那首崇曲,便问:“你是丞天城人?”

  女孩摇头,抹了把鼻涕道:“我的祖地在……南望。”

  “这就是了。想必是因为南望苦寒,才远离故土?”宗默从腰间扯出方帕递给她。

  女孩伸手接过,继续摇头道:“家乡是冷些,可背靠南望山,父亲靠打猎也足以温饱。”

  原来是猎户的女儿。“为何去了丞天城?”

  女子定了定神,道:“官兵缴山时,父亲被抓,官爷说只有两条路,充兵役充壮丁,再或者死,父亲选择进入军队。我和母亲没办法,去丞崇见了父亲最后一面,听说他马上要随大军起程去北境上墟,因此,我和母亲便先一步到了丞天城,置办了一桩小生意糊口,顺便等父亲归来。谁料想,生意刚见起色,丞天府就将整条街上的商户给赶了出来,听人私下里说,是因为慕容仆收了一位义子,丞天府清了一条街出来,送给那孩子当私产。

  宗默不解道:“便是私产,也与你等生意人无关啊?”

  女子摇头道:“小女不知。小女只是不明白,慕容仆身为圣人,怎么会做出那种事。”

  宗默苦笑道:“看来这圣人也有真假之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