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四十六章 小蝶姑娘
  室内的打斗一刻也未止息,便在宗默女孩闲聊之时,周边的住客已然站满了后院,最后,竟连假山之后也立身两三位,他们倒是想靠上前去一探究竟,却苦于无处下脚。

  一个胖子对宗默道:“老人家一直在这儿?”

  宗默点头。

  “到底是咋回事儿?”

  宗默看了看胖子满脸的肥肉道:“老朽也不得而知。”

  “有一段时间没发生这种事儿了,看凡人打架虽说没什么意思,可这外城里,也只有凡街才有这等热闹。”胖子转头问一个瘦高个儿道:“上回,有两个月了吧。”

  瘦高个儿白了胖子一眼道:“十天前。”

  “真他娘的度日如年啊。”胖子踮了踮脚儿,发现还不到瘦高个儿的肩头,便催促道:“唉,问问,看看是谁和谁。”

  瘦高个儿淡然道:“不用问,身法古怪,除了无风山的小魔王,谁行?”

  “哦?那燕别离又长进了?”胖子堆出一脸的羡慕。

  瘦子嘀咕道:“他有个好师父。”

  “他要是我师父就好了。”胖子砸吧着嘴。

  “你还没和你师父说这事儿?”

  “说个屁。上次只提了祝华年的名字,就挨了顿打。到现在屁股还疼呢。长这身肉,我容易嘛。”

  “这倒是,我倒想长肉,可使不上劲儿啊。”

  于是,两个又是一番唏嘘感叹。

  宗默伸手将那女孩搀起,免得她被后面越来越多的人踩到。这种想法也并不纯粹,更要的原因是当听到祝华年的名字时,宗默见女孩惊了一下。

  宗默低声问道:“你认识祝华年?”

  女孩拼命摇头,不言语。

  胖子又道:“听说了吗?拜月山上给祝华年起了个绰号。”见瘦高个儿望向自己,胖子神秘道:“色中恶鬼!”

  瘦高个儿不屑道:“污人名声,算不得英雄好汉。”

  胖子竖起拇指道:“说得好。只是人家拜月山……是一群娘们儿。”

  瘦高个儿恍然道:“想起来了,她们是记恨于祝华年抓了她们宗主那事儿吧。可……也不可能吧,这么做不是也污了自己的名声吗?”

  胖子踮脚尽量靠近瘦高个儿低声道:“八成是相中人家祝华年了。”又偷笑道:“可人家现在可是老祖们的山鸡,我看比那神鸡还宝贝。她们想动动不得,就去寻无风门的晦气。”

  “就算没神鸡这回事,拜月宗主也是妄想。”

  “说的是,她们身为女子却偏偏和女子过不去,也不知是要闹哪样。好在出了个祝华年,要不是他放出那句话,说不准还有好女子遭殃,进了拜月门,可真就有去无回喽。”

  “什么话?”宗默连忙凑上前。

  胖子转头看了眼宗默迟疑道:“你……你不是山门中人?”

  宗默双手拍拍衣襟,无奈苦笑。心说,凡人一个,这都看不出。

  胖子挺起胸膛,傲慢之气瞬间充斥全身。眼球尽量靠下,如同在望着宗默的双脚,神气道:“知道祝华年是谁吗?”

  宗默故意摇了摇头。

  “那可是无风山上的混世魔王,尽干些违反门规之事,执法堂知道吗?那可是连各宗宗主去了都哆嗦的地方,可他偏偏不惧。蚀魂之刑听说过吗?”胖子摆手道:“想你一个凡人也不懂。总之,执法堂因为祝华年换了三套魂器。他去一次,魂器就报废一个。那东西太金贵,最后,执法堂的三位长老同上主峰,请求咱望海老祖放过祝华年。否则,就请老祖亲自来惩罚祝华年。千年难遇的修行奇才,老祖哪舍得惩罚,只说了一句:尽力玩儿去,就闭关了。就连咱这些悟性差到只能进外门的弟子都能瞧得出来,祝华年说不准还和传言说的,是老祖的亲儿子。”

  “果真如此?”宗默发现一丝希望,他最怕的就是面对老祖时,没有私情可言。可是……他又犹豫了,谁愿意把亲儿子放走呢?更何况,如今这个亲儿子和神鸡又神奇的合体了?

  “你这个凡人老头,真是好没道理。我骗你做甚?你能拿出符器,还是能摸出一卷天书?就算是元石,只怕你也拿不出几块……哎——别走啊!只是开个玩笑,至于这么小气吗?”

  宗默在人群中挤出一条路,带着女孩转到影壁墙的后面,再往前不到五丈远有处小门,小门里有道木梯,想来可直达小楼二层。

  “他们还不坏。”女孩忽然道。

  宗默点头道:“这是自然。”

  “还以为爷爷生气了。”女孩掩饰着伤感道。

  “不至于。”宗默环视一眼,问道:“你在此处,可有住处?”

  “爷爷要随我同去吗?”

  宗默连忙伸手阻道:“不知你想做些什么营生?”

  “爷爷说的和那些恩官倒没有不同。”女孩挖苦道。

  宗默苦笑,摇头叹道:“还真是不同,那些人都年轻,我老了。你擅长唱曲儿,这很好。若姑娘还想唱曲,又不想迎合客人,老朽倒可为你荐个去处。”

  “这样的话,我听得也多了。”

  宗默并未反驳,继续道:“这凡街之上,马上要起一家叫‘月善’酒楼。若你想到那儿唱曲儿,明日我便派人为你赎身。”

  见宗默退后一步,显然有推却之意,便正色道:“看来,先生果然与那些人不同。”

  宗默点头,又问:“不知,姑娘刚刚因何听到祝华年的名字,面现惊惧?”

  女孩儿道:“我听说,祝氏子是色中恶魔,但凡与他近身之女子,都不得生还。”

  “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以姑娘的聪慧,断不至对那些谣言偏听偏信。”

  “先生说的是。本来我也不信,只是我所遇之人,都这般说,想不信也难。难道,祝华年并不如谣言所传那般?”

  “他是个修行者,修行者更在意道心坚固。若是那样,他怕是走不远了。那也是其他修行者喜闻乐见的。”

  “这倒是。听说他的朋友很多,却少有真朋友。”

  “假朋友多了,真朋友自然就显得少了。”

  影壁之后的人都退了回来,陆续顺着小门鱼贯而入,各自寻欢作乐去了。不多时,燕别离找了过来,来至近前道:“还以为前辈没义气,先走了。”

  宗默嗔道:“没大没小。”再问:“那人是什么来头?”

  “没用兵器,可我看得出来,用的是东炎真农氏的剑法。”

  “真农氏?”

  “没错,他们老祖宗就是个种田的。动作看起来笨得要命,划拉到身上真要人命。不过,总算没给圣地丢脸,被我打跑了。”

  “还以为你会杀了他。”

  “他是修行者,我怎么杀得了他。就算在生死关头,他拼上与阵意对撞,也会使出法术来。到那时,先死的一定是我。”

  “还不傻。对了,明早你安排人来给小蝶姑娘赎身。”

  “呃……难道……”

  宗默气得想踢他一脚,可是抬个脚也觉得吃力。便吐了口气道:“你不觉得,月善需要个唱曲儿的吗?”

  燕别离恍然道:“这就去,这就去,还以为您老树开新花……”见宗默摸了块元石向自己丢来,燕别离捉在手中,闪身便没了影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