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五十章 奇异梦境
  宗默于梦中回到了玄魔城的家中。他知道这是个梦,只是这个梦太真实。

  不知宗府从何处得来的消息,听说宗默少老爷归族了,没错,下人们一直这么称呼他。本来有人称他为少爷,后来他渐渐老了,但又不能直呼老爷,因为上头还有一位老爷,所以改称老少爷。他爹,也就是那个真正的老爷宗潜闻之不悦:叫老少爷象话吗?

  下人们心知那老字犯了忌讳,于是便有点不耐烦地问:那老爷您说,该怎么叫?

  宗潜差点儿想破了脑袋,沉吟半晌道,还是叫少老爷吧。

  于是,少老爷这个称呼便这么传下来了,所有人都这么叫,他也只能应承着,反正在这个家里,凡事都是围着他老爹转,就算叫他狗老爷,他也会给个回应。说到头儿,不过是老爹不想当那个老太爷。

  梦中的宗默在族人的簇拥下来到老爹所在的书房门外。日夜流转,一晃便到了数月之前。这一日他终于见到老爹了,心情甚是激动。年轻时,他没觉得怎么着,自觉上了年岁之后,还真就担心见不着老爹了。这父子的心情和正常人家正好掉过来了。

  他想见他爹,觉得爹真年轻,年轻真好;可他也知道,他爹不喜见他,一见他老爹就糟心,就感觉活着没意思,总觉得明天就可能活到头儿了。

  他很理解父亲,父亲却不理解他。房门外的宗默欲行大礼,只见宗潜三两步奔上前来,连忙拦阻道:“慢,说过多少次了,让你注意身子骨儿,以后不必多此一举!虽说你老了点儿,可我也不想你死在前头。”

  一时间,宗默也分不清这话的真假,老爹怎么说也是个修行者,自己可彻彻底底是个凡人。在外人眼中,都分不清谁是爹谁是儿子。他不再多想,反正老爹说的,都当真的听。

  进入书房,双双落座。父亲悄声道:“你回来的正是时候。”

  宗默竖起了耳朵。

  “摩萨王已告知百族强者,封公主琴筠为神女。”

  宗默心说,这还用说吗?摩萨王是举世公认的魔神,他的女儿自然是神女。这事儿在去人地前早就定好的。梦,就是梦,还真是不靠谱。他又不能打断老爹,不然,真说不准这话题跑哪儿去。

  “问题来了,祝氏怕是保不住她,若是强登王位,只怕会引来杀身大祸。”

  “怎么会?”宗默一惊,如果这真的是梦,那么以他对父亲的了解,定然不会说出这种话。身为祝氏属族,老爷子对于忠信节义的信仰很是坚挺,又怎会如曹氏、宛氏、姚氏一般?

  “怎么不会?私下里,各大家主都在着手准备。”

  “准备?准备什么?”宗默发觉,这个奇怪的梦,只怕不能等闲视之。老父所说的这些,有些是他知道的,都能对上号,有些是他不知道的,比如各大家主要动手。问题很严重,他更要冷静对待,若能在这梦中得到些消息,也好提前安排好少爷将来。

  “准备弑神夺位。”

  宗默心中暗想,这句才是破绽。杀了神女便能夺位?他心知秋圣人早已做好一切准备。即便那些人敢这么干,只怕弑神不成,自己倒成了众矢之的。反倒是支持神女的一方,他们会拼尽一切力量保护公主,只要神女不死,世代被封印在冰雪之地的魔人便不会失去希望。

  宗默摇了摇头,没说什么。至此,他完全可以确定,面前的父亲只是个样子,背后另有其人。于是他如同在自语一般,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了?”

  老父迟疑片刻道:“当然是个大日子,自你从人地归来,你我一直未能相见。这一晃,六天就过去了。”

  时间安排得倒合情理,他记得自己归族这件事,玄魔城人尽皆知,选这个日子还造这个梦,从时间上来看,不会令自己起疑惑。

  时常爱说话的花娘立在门边,不发一言。正在他这么想时,花娘便来到他身边道:“不知少老爷有何吩咐?”

  这又是破绽,花娘从不会这么说话。看来,造梦之人对府上很熟悉,可还没到对下人也熟悉的程度。“花娘今日话不多。”

  “少老爷也是。”

  “你从不叫我少老爷。”见花娘愣怔,宗默又道:“你一直叫我少宗的。”

  花娘很尴尬,红着脸退了回去。

  花娘是这个家里极特别的人,自从二十年前被父亲买入府中之后,她就一直是个特别的存在。琴筠说,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花娘是宗氏的门面;祝华樱说,我还以为她是你宗氏的小姐。

  来了生人,花娘便会如今日这般,立身门边等候传唤,每唤必应像个听话的下人。若来的是琴筠,虽是相熟之人,但碍于身份有异,她也是如此这般,但说起话来却要轻松许多,每每给人一种僭越之感。

  可他是宗氏少主,是这个家里能和她最谈得来的少宗,入了这种梦,令他既无奈又无趣。

  他想猜测那个控梦者究竟是谁,可他又知道,在这种梦中,思虑过多也许会令对方有所察觉,于是,他闭了眼,时而皱眉作苦思状,时而挑眉点点头,坐在对面的老父疑惑地注视着却不发一言。

  “今日天气尚好,最适合出城游走一番。”宗默起身道。和父亲这么对坐,是他一直希望的事,可他不想与一个假父亲对坐太久。

  可何为真,又何为假呢?就如同宗氏祖殿上那些个灵位一样,他们都已经不在了,每逢祭祖之事,族人都怀着敬畏之心、缅怀之情,毕恭毕敬地趴在地上,将头对准灵位的方向磕下去,全然不理会撅起屁股正对着玄魔上殿。

  宗氏的风水真是太好了,在丞天城必会被视为龙脉。可若在丞天城将屁股对着皇宫,必是灭九族的大罪。宗默胡思乱想着,便走出了大门。

  门外没有风雪呼啸,雪停在空中,如同那个造梦者的想法也停了下来,一切都是凝固的。他从街上走过,见到很多行人以各种姿势停在原地,看起来,前一刻他们尚且行色匆匆。

  眼前一幕,令宗默心心感慨,几时年了,自从知道自己无法再依靠灵丹妙药延寿之时,他便发觉时间也是偏心的。他的反应一慢再慢,同样的一天却变得越来越短,他曾忧虑,或许某个清晨他一睁开眼,便发觉天就黑了。

  左右梦境的那个人不在这儿,他倒可以到那些他曾熟悉的地方逛一逛。玄魔城太大,他需要确定一个方向。抬眼之时,却发现他已到了秋圣人所居之地——一座天然的隐阵。不知情者,定会以为那只是玄魔殿墙外的一道巷道。却不知在那巷道的尽头,有一株极粗的老树不畏严寒迎风独立,只要穿过那老树的树干,便会进入秘阵

  “你去过那座秘阵!”老父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他的耳边,空中凝雪也应声而落。那控梦者又出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