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五十二章 心中有鬼
  密会秋圣人之事,知情者不多。

  宗默看了眼父亲,回道:“那密阵我去过……”

  “那里面有什么?”

  “一无所有。”宗默随意道:“只是公主的玩乐之地。”

  “原来如此。那家主为何让我来问你?”

  宗默心惊,这梦中相见竟与祝氏有关?这又是什么手段?

  宗潜盯着儿子的眼睛道。“其实也没别的,摩萨在三月后便要破界而去,在那之前,祝氏自然要准备应对各家的刁难。老家主毫无对策,这才问到了为父。”

  “既如此,那便让老家主照例扶琴筠上位。八岁,在人族也不算小了。”

  “你可确定?”

  宗默点头。

  被老父轰出门来,他喜不自胜又心绪难安。喜的是不用再听老父的唠叨;他担心却是这梦境到底和谁有关。若这怪异的梦境是老父的,他在魔地的所做所为,老父都是知道的;若这梦是他自己的,按照日有所思方才夜有所梦的说法,老父也不该出现在这个梦里才对。离开玄魔城之前,祝华樱再三叮嘱,不要透露半分消息,哪怕是他亲爹。连华樱都是如此,何况是他呢。况且,他已经数十年不曾做梦了。

  若梦境有无上强者操控,那人是谁?他的目的何在?眼下最为重要的是自己究竟该如何醒来。忽然,他想起那位任心前辈,听说就是在梦中死掉的,此刻他还有点信了。如此真实的梦境,若是真死了,还真难说能不能醒来。

  他谁也不想理,回到自家的卧房之中,没见夫人,正思索间,便听见门外传来夫人的声音:“老爷——”

  难道想到谁,谁便会出现?那琴筠呢?想了半天,也没见有动静儿。他断定这梦的背后定然有位异人,但凡所见之人,都是他的亲近之人,或者,只有那个控梦者才能做决定。

  既然控梦者能了解他的心中所想,他便不能再胡思乱想。想至此处,他倒头便睡。他偏不信,自己还能在梦境之中再做一个梦?

  待他醒来之时,已近午夜,屋子里只有燕别离守于榻前。

  “我就说嘛,你命大,肯定没事儿。”燕别离起身道。

  “这是……我这是怎么了?”

  燕别离搓着手道:“前辈昏倒了,可把几位师父急坏了。后来发现只是虚惊一场,二师父说你只是睡着了,还真是桩奇事儿。”

  宗默想起刚刚的梦境,便问:“说说任心师父吧。”

  “啊——啊?”燕别离跳脚道:“这三更半夜的,讲这个做什么?”

  宗默起身道:“你怕什么?”

  “没,我能怕什么?”边说着,燕别离向身后瞄了一眼。低声道:“前辈是听到什么传言了?”

  “嗯,听到一点儿,和星殒学院的高手比试……”

  燕别离将声音压得更低,道:“看在前辈是师父玩伴的份儿上,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只有无风山的人才知道的秘密。什么比试,没有的事儿。”

  宗默察觉到当他提及任心,燕别离就很慌张。这让他想起了当年拜山的往事。他带着祝华年拜了几座山没人理,直到拜无风山时,任心刚好出现在山门之外。

  更让他惊惧的是,白天站在无风山顶眺望群山之时,有种怪异的感觉令他心中不宁,难道这座山果真是座墓地?

  燕别离伸手在宗默的眼前晃了晃,道:“前辈,前辈——”他连呼了半晌,宗默都没应声。这可吓坏了别离,他以为定是宗默的魂离体而去了。修行者还好说,比如师姐,魂散了都能重新凝聚,那是属于无风门的无上秘法,想必也只有师父才能修习了。

  宗默回过神来,一把抓住燕别离的衣领急道:“我要见公子!”

  “天这么黑——”燕别离眼神躲闪道:“前辈,您看明日可好?”

  宗默松了手。老神在在道:“刚刚掐指一算,方知我的命数已尽,明日已经来不及了。”

  “这话说的多不吉利?再说,不怕前辈笑话,我怕黑。”

  “那你可怕鬼?”宗默唬着一张脸。

  “啊,我的妈呀——前辈饶命啊饶命!”边说着,连忙跪地磕头不止。

  宗默心说,果然有鬼。我倒要看看这无风山里住的到底是什么鬼!于是,起身一抓褡裢背到身上便向门外而来。

  “前辈留步!”燕别离跪在地上飞快爬来,抱着宗默的大腿闭着眼道:“就算前辈将别离杀了,别离也不能让前辈下山。”

  “说,为何!”

  “我说了,前辈就不走了吗?”

  “那要看你讲的是不是真话。”

  “前辈坐下来,咱慢慢说。”说着起身,将宗默推至床榻之上,右手一翻,一道固魂符便被拍在了宗默的脑门儿上。

  “我又不是鬼,贴我脸上做什么?”宗默伸手将符扯了。

  燕别离惊恐求饶:“原来是只法力强大的鬼,求求您快放过这位前辈吧,您随便提条件,我燕别离都能应下。这位可是我师父的兄弟,您不能这么干呐——”说着,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宗默心中暗笑,故作高深道:“既然你识出我的真身,那便讲讲这无风山的事吧。”

  “什么?”燕别离惊道:“难道,其它山门,前辈也进过了?”

  宗默哈哈大笑道:“望海山庄的这些小土丘,有哪个我去不得!”

  燕别离立时止住哭泣道:“算了,估计哭也没用,前辈要杀我,就算晚辈浑身贴满符纸也难免一死。”

  宗默疑惑道:“你的身上有符纸吗?”

  “我都承认前辈道行高深,就不要再戏弄晚辈了。看来,前辈已经见过师祖……呃——”燕别离眼珠一转道:“不如让晚辈带前辈去个好地方,包前辈满意。”

  “何地?”

  “去了前辈自然就知道。”

  “你难道不怕鬼了?”

  “有前辈这大鬼,那些小鬼有什么可怕的。前辈只要往晚辈身后这么一站,怕的,是他们才对。”

  “还是说说,你要带我去何处吧。”

  “您所附身的这位前辈,也要见那人,不如咱一勺儿烩了,省了明日的麻烦。”说着,燕别离便向门外而去。

  宗默紧随,他心知应该是去见华年,可他总觉着燕别离在憋着什么坏。

  宗默没猜错,此时的燕别离心中喜不自胜。心道,既然连符纸都不能操控的鬼,想来法力无边。既然如此,何不见识一下两鬼相争的大场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