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五十六章 眼见为虚
  “别耍嘴皮子,前头带路,没人能伤得了你,鬼也不成!”

  见燕别离乖乖前行,宗默又道:“你但可放心,不是说身强体壮阳气重的人,邪气不侵嘛,你的身上阳气重,还透着股子邪气,鬼见了都得绕路。”说着,宗默似是给燕别离一点信心,目光凌厉的左右扫视了一眼。

  燕别离顺着宗默的目光望去,树影在月光之下摇动,微风拂过草木,沙沙之声入耳,令他顿时不寒而栗。

  师父曾说,世间本无鬼,即便有,也是一种称为鬼的生灵。既然是生灵,便不足惧。话虽如此,燕别离自知不是修行者,他是吃五谷长大的,自然免不了拉屎放屁,怕鬼当然也是免不了的。

  他不知师父是不是需要大解,自他入门以来,他就没见师父解过手。他不相信有人能修行到将所食的五谷全部转化为元力。不过,在他看来,师父是不需要去茅厕的。

  因为师父在他放屁时曾说:修行者无非是修身、修心、修魂。凡人也是能修行的,提升心境,外加锻炼体魄。你没有舍弃的决心,连口腹之欲都无法节制,什么都往嘴里招呼,自然无法掌控身体。你看看这无风山上,自从有了你,我真想同你的几位师伯去云山请愿,改成有风山倒好些。

  燕别离不懂,问师父为啥呀?师父说:只要你呆过的地方,总是臭屁不断。

  人的意念之力果真很奇妙,此时忽然腹中隆隆,燕别离实在忍不住便夹着两腿放了个哑屁。而后,他平生头一回感受到了屁的妙处。只见大鬼伸手向后比划了一下,便捂着鼻子走到了前面。他竟然可以走在大鬼的身后了,他的屁连鬼都怕,这绝对算是意外之喜。

  宗默紧赶数步,迎着风长出一口气道:“偷吃的啸天鸡还没消化?”

  燕别离一怔,他三两步靠上前来,不解道:“前辈怎会知道啸天鸡的事儿?”

  “我为何不能知道?”

  “晚辈知道您道行高深莫测,可他被前辈附体后总会醒来,难道宗老前辈真的……”燕别离眨巴着眼睛,问看着宗默道:“真的死了?”

  宗辈移开目光,继续向前而去,边走边道:“这世间果真有鬼魂?”

  燕别离笑道:“前辈别吓我,您是鬼,难道还不承认自己是鬼不成?”

  宗默道:“是否为鬼魂,老夫说了不算,若这世间的人和事都是幻像,试问你是否相信?若信,我是他,还是他是我,又有何妨。”

  “晚辈自是相信前辈的,可您已经是个鬼,现在连宗老前辈的记忆都被您夺了,这让晚辈如何不信?”

  宗默故作神秘道:“你看得到这四野里的无数鬼魂吗?”

  燕别离瞳孔一缩,立即摇头。

  “既然你看不到,为何相信那里有鬼?”

  “因为前辈就是鬼啊,晚辈想不信都难。”

  “看来你宁愿相信鬼话,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晚辈就是一凡人,当然不懂前辈的手段。前辈看到了,就相当于晚辈看到了。”

  “嗯——”宗默停下身来,看着燕别离的脸点了点头,若有所思道:“你就没想过,前辈也会出错?呵——”他侧头嘀咕道:“只怕是你心中有鬼。”

  “心中有鬼又有什么不对?看到了才不踏实。”

  “人圣说过,眼见不为真。”说完,宗默忍不住抚髯而笑。

  “若前辈不是鬼,那就是在吓唬别离!呃——”燕别离眉毛一挑,气愤道:“前辈,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不能这么吓唬我!”

  话说至此,燕别离止住脚步。若宗前辈不是大鬼,遇到师祖该怎么办?他开始后怕起来。

  无风山的岩洞算是望海山庄所有禁地中最神奇之地。无数倒生的乳石,就如同一只只活的生灵。乳石变换不定,常人轻易便可迷失方向。第一次进去时还是明晃晃的大晌午,他自然是不怕的。可眼下却不同,明明是依仗大鬼撑腰,可这只大鬼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宗默老头儿,这找谁说理去?

  就在他左思右想之时,那岩洞的门内飘出一道烟雾,烟雾如丝如絮,似是被风裹挟着,忽聚忽散的,眨眼间便飘至二人面前。

  燕别离惊得说不出话,腿上一软,扑嗵一声便跪在地上俯身便拜且高声呼道:“别离拜见师祖!”他还没忘报上大名。

  在后山的奉心堂里,他见过师祖的画像,也仅见过一次便再不敢擅入。

  师父说,那画像上存有师祖的魂念,若是触怒师祖,她便会立时出手。那算是无风山的底牌之一,只是那道魂念象是没了记忆,擅自靠近也可能为其所伤,便是无风弟子也不例外。

  那天,师祖的画像只是瞪了一眼,他便吓得双腿发软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后来想想,也许师祖的魂念并非师父所说那般无情。如今,那鬼魅般的雾影就在眼前,那熟悉的威压令他立即认出,这便是他日夜惊惧的师祖。

  初见那雾影之时,宗默怔住了,他想到了百年之前。当年的翩翩少年,如今已垂垂老去,而任心也成了这副样子。

  一时间他竟百感交集。谁能料想,当年他拜了无数山门,无不以被拒告终。当他走头无路时,却见无风门主亲率弟子静候于山门之外。那时,她身着黑缎深衣,迎风而立且极至雍容;堪堪百年,一位神仙竟落魄至如此境地。

  宗默躬身揖礼,长声道:“仙师,魔族宗默再来拜山!”

  当初他就觉得拜山这说法不怎么吉利,但当年他所遇之人都说,去无风山啊,是去拜山吧。从那时起,他便入乡随俗,也习惯了拜山的说法。

  今日他终于明白,任心前辈压根就不是真正的活人。至于她是否已死,就更难说了。莫说任心修为高深,便是生死境,那也算是半个不死魂,但心魂体未碎者,死而复生也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宗默,”雾影冷声道:“你是存心扰我清静?”

  空旷而嘶哑的声音令无风山下变得异常诡异,那声音穿过宗默的耳鼓,犹如一声惊雷在脑海中炸开。仅这一句话,便惊得他呆若木鸡,冷汗淋漓。

  足有十息之后,宗默方才醒来,他强作镇定道:“仙师心中不静,便是宗默不来,无风山也会有风来。”

  见任心未语,宗默抬头望着雾影又道:“宗默此次仅为大公子而来,顺便与仙师解了当年的约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