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五十九章 血脉融合
  “据说,原本这片土地上居住着大量魔人,他们也是融灵族的后代,可多半不能修行,生来便只能是凡民。可到了他们将死时往往能觉醒融灵之术,觉醒之后,和那些失性者的样子差不多。”

  “我见过,华樱姐亲手杀死的。”

  三儿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儿,祝云这个当爹的都不觉得奇怪。他点了点头,继续道:“只是后来,那生来便有的融灵之力被解开了,即便无法破解血脉中封印的融灵秘术,可到了人间境后都可以修行祖辈传下来的融灵秘本。融灵秘本不比自身的觉醒,威力也差了很多,但那种有若真神附体的力量,却诱惑着很多魔人不顾失性之危,也要以身试险。”

  琴筠想起了华樱姐杀死的那个失性者,那景象太吓人。看来,那个失性者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他们,而是在寻找那种真神附体的感觉。

  “魔人的延续自上古以来便自有规律,但凡有将死之人,都会被各大部落争取,往往实力强大的部落会得到,而后在族中择选初生婴儿供其融灵。那时的凡人愚昧,认为初生的婴儿是无灵智的,只是徒有生灵本能。”

  “是要杀死那个孩子吗?”

  “是融灵,融灵需要大巫来操办,所有担任大巫之人都是融灵觉醒再融合之人。他们将孩子放在祭坛上,接受日光的洗礼,若七日未死便可接受融灵。”

  琴筠诧异道:“怎么可能?七日,那婴儿会死的。”

  祝云摇头道:“祭坛之下有无数巫师,以魔元力滋养婴孩儿,便是常人想死掉都难,更何况是个婴儿?洗礼只是形式,在于瞒过凡人的眼睛,真正目的是以此将修行者和凡人区隔开。”

  “那些修行者和凡人不都是魔人吗?”

  “没错,这便是最初期的部落统治。后来发生了冥魔大战,这世间所有的大战,但凡将一族放在前面,便可认为是胜方。可笑的是人鬼大战,胜的却并非人族;海族与鬼族所有的战争都算是卫潮之战,在海族的记载中,卫潮之战总是海族胜出。无论有多惨烈,哪怕到最后某种族近乎灭绝,结论都是伟大的海族终于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只有我们魔族会忠实记录这一切。”

  “可那些部落的人也撒了谎。”

  “没错,如此说来,没有哪个种族的历史是清白的。但冥魔之战却是真真切切,已经没有人需要那个谎言了,除了埋在废墟下的那些典籍,所有魔人都死了。”

  “亲师是说……我们和魔族没有关系?”

  祝云摇头道:“冥魔之战后,第一位来到我魔地的是位玄天族人,他在魔尸中发现了魔人血脉的秘密——融合。魔族的血脉可以相互之间无限融合,却与颢天域所有种族都不相融。据那玄天族人记载,融灵术分为两阶,一阶为融灵、二阶为融血。在外人看来,融灵最难,但在我魔人中这并不是问题。而二阶的融血,这个发现震惊了那位玄天族人。”

  “这有什么奇怪的。”琴筠不以为意。

  “对于已知,见惯自然不怪;对于未知,但凡生灵都该心存敬畏。”

  琴筠点头,继续追问:“那后来呢?”

  “那位玄天族人为世外真神境,相当于我们所说的真仙。修行者飞升之后为人仙、而后是天仙、再之后才是真仙境。他施展了秘术,以自己的血脉之力,救活了两个魔人,一男一女。为避免魔族再次被灭族,那玄天人以神力警示百族,魔地此后归为玄魔族,玄魔族从那以后成为了一处世外隐地,远离了世事纷扰。”

  “玄魔城呢?”

  “玄魔城也源于那位强者的神力。所以,公主小时候总在问,为何在城墙上留不下印迹,原因便在于此。”

  “是啊,无论是符器还是刀剑,都无法伤到那些墙壁。只是……那两个人和那玄天族人,究竟谁是我们的先祖?”

  “难道公主还不了解这玄魔二字的深义?”

  “喔,琴筠明白了!是血脉融合,可是……亲师,他们三个不会都是我们的先祖吧。这可真奇怪,别的种族都是两个人,只有我们魔族是三个人。”

  祝云咳嗦了一声道:“和多少人没关系,终归是两种血脉的融合罢了。确切的说是融灵族与域外神族的融合,而其它种族,不过只是普通的融灵族。”见琴筠发起呆来,祝云便问:“公主在思索何事?”

  “琴筠在想,一座城、两个人,真好——亲师你说,他们是不是也会烦,也会吵架,就象爹和娘一样?”

  “……”祝云越来越不理解这个公主了,甚至他曾生出个想法,想再寻一位女圣人跟在琴筠身边。只是,女圣人是何人?在人族,女圣人是受无数人供奉的神一般的存在。想想秋圣人,若不是摩萨王犯了糊涂,谁又敢亲自对女圣人动手?哪怕他是王。

  每位人族女圣人都与百族势力盘根错节,你拿了一个女圣人,至少会惊动这世上的两大种族。

  秋圣人被捉来之时,就曾有些随身之物,其中多半被王上投入了焚器。否则,那些宝物上的印记将会指引百族强者踏入魔族领地。

  至今,人族的拜月王国还在寻找秋慕雪,不过,他们只知秋圣人到过魔地,因无其它证据,便不可能擅自翻越天拂山。若果真有超过二十位强者擅入天拂山,便会引发族战。当然,魔族各大家族也不可能听之任之,哪怕是失性者筑起的那条绵延万里的无形防线,也足以吞噬掉二十位真神。

  秋圣人曾在生下琴筠之后,在隐殿数十位长老的监视下游历了魔族领地,历时近三载。事后,无人透露过圣人的经历与言行。

  祝云猜想,圣人曾和失性者同处过很久,对失性魔人的一切都很了解。可令他诧异的是,圣人却绝口不提此事。每每提及失性者,那位秋圣人总给他一种恨意难消的错觉。

  失性者究竟如何,祝云不太清楚,毕竟,祝氏家族不产那种怪物。所以,若有人论及失性魔人,他便立时大怒,这也是各大家族排斥他的首要原因。

  近几日,祝云希望自己能保持一种错觉:也许失性者没那么不堪。这个假想的出发点是因为要送琴筠出走人族,需要经过失性者的聚居地。想顺利通过失性者的半壁江山,和失性者搭上线无疑是上上之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