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搜书屋 > 玄幻奇幻 > 祝琴说 > 第六十章 一念千年
  “有些事,也许并不如公主亲眼所见那般复杂。”祝云指的是琴筠所提的父母争吵之事。“待公主长大些便会明白,一切过往的是是非非,都会变得似是而非。”

  琴筠只是摇头未语,亲师不解释,她不便多问,她若问,亲师便会答非所问。因此不如缄口不言,或许某一天自己便想通了,哪怕想通的不是今日之事也好。亲师曾说,万千大道,一通则百通,道需领悟,而言之道,皆发之于义理。

  寝殿的危檐之上积了数尺厚的雪,不足半个时辰,便会有一团雪自空中落下,在地上摔得粉身碎骨。而后,便会被不知从何处冲出来的家仆打扫干净。

  玄魔城中的权贵人家的院子,都是如此这般。集起的雪被投入街角的暗道,暗道之下滚烫的热浪瞬息间便将冰雪化为雪水,雪水顺着暗道向地下极深处流去。

  外人自不会知道,那地下是何等景象,只是偶尔会传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召示着那里还有人气,那里便是玄魔城的地下城了。地下城以炼器为主,也有些特别的绿色植物在幽暗的岩石缝隙之间向上努力伸展,于黑暗中求生并非易事,偶有热浪自地下传来,它们便会不堪酷热袭扰而濒临死亡。

  于是,它们只得不断地向上攀爬,遇到光滑的坚石,它们便会从石头旁边绕过去,偶有植物被热死,在将死之时,它们会将根深深扎入石缝中,成为后继者的养分。如此,看起来凌乱无序的攀爬,却因为向着同一方向前仆后继而显得悲壮而又狰狞,而它们自身却恍若无觉,也许,他们明白,唯有一味的向上才是它们的求生之道。

  琴筠从未去过地下城,她却知道这城中的一切运作。地上世界、地下世界,这就是玄魔城。古旧的城墙,书写着斑驳的历史,不变的一切都在见证着玄魔人的变。

  琴筠也在变,起初她想变漂亮,一个漂亮的公主总是讨喜的;后来,她漂亮了,又想着变强,天赋觉醒后她能融入风雪。可与冰原融为一体了,她又觉很孤独;于是她想要更多的朋友,一个公主的朋友,并不只是那些富家子,更应该是那些修行者或是凡人。

  她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每个人都不一样,就如同,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融灵族人,玄魔人更是如此,她达成了自己的愿望。

  每个人生来就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路,身为魔族公主以及未来的神女,她琴筠也有属于自己的那一条,即便她不喜欢被人安排在那条路上,可她像是看到了那条路上随行了很多人。

  可路的前方在何处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只是看着她,她往哪里走,那些魔人就会跟过去,也有人会为她指路,有人指的对,有人指得不对,她都在听,可去依然朝着事先定好的路走下去,亦步亦趋不偏不倚;

  她坐在来休息,他们也坐下来;她坐下来玩耍,他们也有样学样;连他们自己也不清楚,至于结局在何处却没人知道,他们也不会多想,往往都是随她走一步看一步。

  人人都有需要面对之事,他们随她经历了无数艰险,却在死亡的面前停下脚步。直到此时,有人才问:我是谁?我为何活着?为什么我要死?为什么让我活下来……

  没错,人在面对死亡时却在想着活的话题,听来荒唐却实在让人笑不出来。因为,芸芸众生往往都活得荒唐,有个荒唐的结局也是自然之事。何况,世上之人有几个能看清死亡之门敞开的那一瞬呢?

  琴筠看到了,不过瞬息之间,她像是经历了数千年,她像是在无际的长河中看到了魔族的过去和未来。还看到有一人立身施展法力在船头与巨浪争斗,有几次,那船明明被巨浪吞掉了,可又奇迹般的从另一处冒出来。那船头之人向她挥了挥手,笑容满面地道:“看到了吧,我正在经历着百族生灵所经历的一切,无论过往还是将来,可那些事情近在眼前,我却近不得半步。上船吧,让凤伯伯带你看看未来的魔族!”

  琴筠摇了摇头,自知无力躲闪,她便冷静下来。刚刚她看到了魔族的未来,明悟了很事。可他不明白,刚刚自己明明在亲师府上,怎么会现身此地。

  见琴筠陷入冥想,祝云笑而不语。他不懂修行者,可进入悟境却并非修行者独有。他是个长寿的凡人,无数次在隐阵中续命的经历,令他对悟境的感觉变得敏锐。修行者进入悟境相较凡人要容易得多,因此也多半不分场合,有人是在上殿争辩之时、有人在行路之时、有人在畅饮之时,也有人在蹲茅厕之时。

  他自己最近的一次进入悟境还是在一年之前,那次是因为骂三儿。骂人也能令人进入悟境,这个惊奇的发现将他自悟境之中扯了出来,难得的机缘算是被他浪费了。

  有时候,祝云也暗叹天道之不公。老爹是修行者、祖上身具天魔之力、儿子华年具有融合天魔之力的潜力、大女儿华芳又是惑灵之体,就连那个他最看不惯的三儿也是先天异体。虽说不能修行,但她身坚如铁,自保无虞。

  只有他,不过是仰仗王上的恩惠而未死。长命又如何,说到底,他终究是个凡人。

  凡人自有凡人的命数,凡人的命数无法与修行者相提并论。就算他有一万个不甘,也只能信命。儿女、家族,这些都靠不住,能依靠的只能是眼前的位置。王上会离去、琴筠也会离去,就连他最怕见到的三儿也会离去,可他无法离去。

  他就如同魔地最后的守护者,守着那些他所在意的以及那些曾经他不在意的一切。而这一切,都离不开琴筠。

  琴筠入了悟境,没有谁能比他更为兴奋,哪怕是王上或是秋圣人,都无法与他的情感相比。因为琴筠与祝氏的命运相系。在她最需要亲师的时候,亲师一直在,整个祝氏和宗氏也都一直在。他相信,哪怕是异姓三族最终也会站到他的一边。

  对待对手要尊重;对待敌人,他祝云从不手软。他相信神圣所言,念意可杀人,更可一敌万。凡人非修行者,执念深重者却可与真神匹敌。念意之万人敌,大抵如此。

  ……

  走出祝府大门的时候,夜幕将至。不知为何,琴筠忽生感伤。转身望去,祝府那两扇门安静得如同亲师一样负手而立,不言不语不声不响的进入了她的记忆中。看到了魔族未来的琴筠望着风雪弥漫的高天,心中呢喃着:亲师,哪怕你选择背叛,我也会记得今日的情份。

  曾经,她所在意的事,在经历幻境之后,也变成了遥远的回忆。父王终日只知修行、母亲只会说让她问道修心,常常以安静片刻为借口,将她赶出隐阵。她自知,生为女儿身,她已成母亲眼中的耻辱。也不知从何时起,亲师成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亲师曾说,琴筠长大了,长大了烦恼便会多起来。当时,她不过六岁。亲师还说,生灵就象这风中雪,看不到远方,便会迷茫;没有左右一切的力量,便被这风扯着,难以遂心。

  亲师又说,凡人是风中雪、修行者也是风中雪、哪怕身为摩萨王的父亲也是风中雪,所有风中雪都一样无奈,只是理由不同。

  亲师还说,风中雪的无奈皆为人心所赋。赋成即心境成,心境若成,万千世象尽可化道。那时她小,还不懂。但她此刻却想说:亲师,琴筠也可以左右风中雪。如此,便能顺心意了吗?

  琴筠望了眼祝氏府邸的大门及两侧的高墙,而后双掌齐出,无尽阴寒化为有形匹链脱手而去,数息之后,一条隐于风雪之中虚空龙在祝氏府邸的上空四处游走。

  院中有下人的惊呼声传来:“老爷,快出来看看啊,雪化了,春天要来了!”那惊喜之声直冲云宵,响彻整个玄魔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